<br>上个星期四傍晚,我车子送修所以搭捷运回家,远远的看到前面有个人的背影好熟悉,你们猜我遇见谁了? <br>我遇见那个被社长开除的陈经理了,说真的,我对于社长是用什么理由把他辞掉的?心理一直都很好奇,所以就挤到他身后。 <br>「老陈呀?你好!」 <br>「咦?是小侯呀?这么巧,你也来搭捷运吗?」 <br>(废话!在车站里面不是来坐车,难不成是来卖槟榔的吗?) <br>「正好今天遇到,如果沒有別的事,来我家吃个便饭吧?顺便想跟你请教一个问题……」陈经理说道。 <br>反正沒什么事,我也想多瞭解一下,上次情妇被他给白搞了,这个帐还沒算呢?看看能不能敲他些什么?于是我就跟着一起去他家了。 <br>要说这个陈经理別看他才40出头,可是头老狐狸,光是看客厅地闆的那片地毯,至少也要花十万块钱以上,这几年应该是被他A了不少钱? <br>还有啊……哗?她老婆长的好甜美吆!我细细的打量她…… <br>她穿了件毛缐编织的红色背心,胸前两粒白皙肥嫩的奶子高耸着,最少也有34D,把那件薄薄的小背心顶起好高好高,更妙的是,我竟然还看到凸起两粒圆鼓鼓跟碗豆似的奶头形状耶?鹅黄色的长裙,透着灯光,隐约的衬出她修长的双腿,跟一条深色的内裤……妈的!好想上她! <br>「筱雯!这是我以前的同事,叫小侯。」陈经理帮我们介绍。 <br>(他们才结婚一年多,那时我还沒有进来公司,再加上她老婆平常在一家幼稚园教课,所以从来沒有见过。) <br>「你好!你好!」呵呵近跟她握手,趁这个机会,偷偷地从她背心领口向里面仔细的瞄那条深陷的乳沟,跟一对肥白紧绷的奶膀子。 <br>握着她那柔柔的小手,掌心传来温暖微湿的感觉,我不禁幻想到,如果现在她握着的是我的老二…… <br>「呤……呤……呤……」这时电话响起。 <br>「喂?……噢!我就是……」陈经理接起来谈了。 <br>「侯先生您请先坐一下,我去厨房准备晚餐……」 <br>望着她那迷人的笑容,我只好依依不捨地放开握着的手,盯着她扭着那挺翘的屁股进了厨房。 <br>「小侯呀,不好意思,我有点事要去拿个东西,大概两个小时就回来,你先坐坐,要是饭好了,你们先吃,不要等我了。」 <br>「筱雯!一会儿你们先吃饭,我去拿个东西,不要等我了。」陈经理又提高了嗓门跟他老婆交代一下,随后就出门了。 <br>坐着,坐着,实在是很无聊,正好又想小便,我就说道︰「嫂子!对不起,化妆室借用一下喔?」 <br>「不要客气,请随意!」她回答着。 <br>「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你……你的菜太香了,所以我直接就被吸引进来了,哪一只脚扭到了?我帮你揉揉好吗?」我尴尬地解释着。 <br>陈经理家很大,六人份的长方形饭桌放在厨房里面,我左手从背后弯抄到她左胳肢窝,把她搀扶起来,另一手拉开二张椅子让她坐下来,手伸进去时,可以感觉到她腋下有些稀疏的毛,还有点湿湿地,可能是出汗了吧?趁她坐下去时,我把左手抽回放在鼻头闻了闻…… <br>嗯∼∼一股酸酸的气味,还夹着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我不禁用舌头舔了舔手指……嗯∼∼∼∼咸的!……香∼∼噢∼∼ <br>现在我可是居高临下,不但从她的背心领口看见她的乳沟,还一路向下看到她的肚脐那里,望着她用右手按扶着左脚踝,我抱歉地说︰「让我来吧?我有学过一些……」 <br>也不等她同意,我一下子就把她的左脚提放在椅子上,她的裙子就熘滑下露出膝盖,雪白地大腿,还有那迷人的红色内裤(跟我偷放在裤口袋里的一样),她「啊!」地一声,马上用手压住裙子遮掩下体。 <br>我假装沒有看到,一面开始帮她捏揉脚踝,一面骗她说︰「这个脚扭到了,应该要从穴道按摩,很快会好,而且沒有后遗症。」 <br>于是我拿起餐桌上要凉拌竹笋用的美奶滋,跟她说︰「这种东西可以舒筋活血。」然后就挤在她的脚背趾缝上。 <br>看起来她很注重她的一双玉足,不但洗得干干净净地,趾甲也修得圆圆地,还涂上一层带有银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地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我一手托着她的小脚丫子,另一手只伸出根食指,开始把脚背上的美奶滋推挤入她柔嫩的趾缝间。 <br>我蹲在地下,食指开始轮流在她几根美丽的脚趾间,一抽一送就如同插她的阴道一般,靠着美奶滋的润滑,我插拔的速度越来越快。 <br>弄着∼弄着∼美奶滋慢慢地消失了,就好像沁腌入她的小脚内,我抬眼望过去,她瞇着眼仰着头,一脸舒服到心坎里的模样,我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带着甜味的脚趾头,空出手来,伸到她大腿根处,用手指轻轻地来回颳那雪白的肌肤,当我改用舌头舔她脚心时,看到她大腿内侧的皮肤上,已经被我轻颳出密密麻麻地鸡皮疙瘩,阴阜顶胀的红色小内裤中央,此刻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她的爱液开始流出来了。 <br>我见机半弯着腰站起来,右手改用掌心按摩着她的大腿根处,嘴巴靠近她的耳朵,半呵气式地往耳内吹气,轻轻跟她问道︰「舒服吗?我要换姿势了……」 <br>她瞇着眼不回答,只是把头轻点两下,算是答应了,我转到她椅子后面,右手直接掀撩起裙子,中指微弯隔着内裤抠扣在她阴道口,整只手掌则按在她下腹长阴毛那里,就上下来回的压摸着她的下体,我左手又挤了些美奶滋在她耳垂前后,一面用舌头,牙齿舔咬她的耳垂,一面又徐徐地向耳朵里唿热气。 <br>这时,只见她胸口那两粒圆磙磙的奶子,随着急促地唿吸起起伏伏地上下跳动,原本深陷的乳沟,加上左右肥嫩嫩地乳房,现在更是挤胀得好像一个婴儿的小屁股,扭啊扭的舞动着。 <br>我右手从她肚脐那儿伸进内裤里直接挖弄着她的阴道口,牙齿撕咬着她的耳朵,左手再从她左胳肢窝下伸出,插入背心领口,用手指夹拉着她右边的奶头,偶尔还抓握几下整个奶膀子,只听到她微张着小嘴舒服地哼着︰「嗯∼∼噢∼∼嗯∼∼∼噢∼∼∼∼∼」 <br>我抽出左手,勐的一下把她的小背心从腰部翻拉上来,两颗34D洁白粉嫩的乳房,剎时蹦出,还左右晃荡着。她一下子警觉到,两眼睁开,大声地叱道︰「你要幹什么?」 <br>我连忙拿起桌上的一瓶甜辣酱挤在她的小嘴里,然后把嘴巴压上她的朱唇,狠命地强吻起来,右手更是加大力量抠挖着她的阴道,我把舌头塞进她那湿润的小嘴,在里面上下左右翻动着勾弄她的舌头。 <br>甜辣酱把她辣得双颊泛红,两眼还有些泪光,我弄了些口水,从紧压的双唇吐进她嘴里,再用力地吸吮她的小嘴,这时,才感觉到她那双原先想要抵抗推开我的小手,逐渐地松离,而不再顶着我的肚子,我用嘴唇吸含拉出她那又甜又辣的小舌头,一吸一吐的,如果有面镜子,照起来一定像是她在用舌头抽我的嘴巴?然后我再紧紧压住她那甜蜜的小嘴,直吻到她双手瘫垂下去,喘不过气来。 <br>进了厕所,拉炼一拉,我「唰∼∼∼」的撒了一大泡尿,洗手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手錶弄掉到他们放换洗髒衣物的篮子里,伸手去捡时,发现里面有女用的三角裤,反正四下无人,我拿起那条内裤,把它撑开仔细的欣赏一下,红色细纱半透明的,在裤裆那里竟然还有一小块浅浅的污渍,我贴近鼻子闻,一股淡淡的尿味之外,还有女人阴部的腥骚味耶! <br>我再深深地吸一口气……靠!真爽! <br>随后把它好好的摺叠起来,收放进我的裤口袋里,留着以后慢慢地品嚐。挺着鼓胀的老二,我出来厕所,直奔厨房,想看看晚餐菜色如何? <br>才一进厨房的门,就看见她背对着我在炒菜,一只小脚离开拖鞋,脚踝挂了一圈金炼子,五根柔软的脚趾弯弯地勾起来,并成一条美丽的弧缐,大拇指戳在地闆上,微微泛红的脚掌心也弯皱着,随着她鼻子哼出来的歌声左右扭动着。 <br>我蹑手蹑脚的靠近她左后方,想从她肩膀上再仔细偷看那深陷的乳沟,肥嫩雪白的奶膀子,此时正随着她微喘的唿吸,上上下下起伏着,好像两只不安分的小白兔双双挤在小窝里,随时会蹦出来外面。 <br>看着,看着,底下的小弟弟实在是肿胀的受不了,我很想把它掏出来,然后干脆就在她的背后打手枪,射到她高翘屁股的裙子上也好? <br>正在想着,突然她一转身,可能是要拿盐或是醋吧?「哎呀」一下,就跟我撞到一起了,她完全不知道有人站在后面,吓了一跳,又被我的脚绊住,人就摔倒了,我立刻伸手想要去挡住,免得她会跌在地上,却沒想到左手竟然结结实实地托握住她的乳房! <br>好柔∼好有弹性喔! <br>靠!赚到了!赚到了!……晚餐前的开胃菜? <br>我实在是捨不得放开手,不禁多加一点力气,隔着衣服捏握着她的乳房,直到听到她「哎哟」一声,还开始娇嗔地骂着︰「讨厌!你怎么躲在人家后面嘛?……害人家脚都扭到了。」 <br>我一手还是托着她那软棉棉地乳房,心里开始计划着,应该如何好好地吃这一顿大餐?…… <br>眼见陈经理他老婆已经瘫软在椅子上,让我想起上次我的情妇仰躺在经理室沙发椅上,两腿大开,让陈经理恣意插玩的情景,我更下决心,今晚一定要好好地把他老婆搞一搞。 <br>我把她抱起来,杯盘一挪,人就放在餐桌上,两条雪白的玉腿,延着桌边自然垂放下来,她红着脸蛋闭着眼,嘴唇还微张着喘嘘嘘地,我也学陈经理,伸手揪着他老婆的内裤底端,向旁边一拉,扯到阴唇跟大腿间的凹缝内,露出她那迷人的阴户,却沒想到,她又警觉到了,一下子把大腿夹紧,连我的手也被夹住。 <br>我的阳具已经是肿涨得好大,先前要打手枪时已经把裤裆拉炼拉下了,现在整根阴茎都伸露在外面,要我放弃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我左右手用力一扳,把她大腿弄开,龟头对准她的玉穴,用力插进去她的阴道……哇靠!好紧喔! <br>「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弄我嘛!」她胡乱地踢着无力的小脚,开始哀求着。 <br>「你知不知道,你先生是怎么玩我情妇的?……」我开始用这个理由来安抚她,让她不要乱挣扎。 <br>却沒有料到,她的小穴原本就是很紧,现在又乱踢乱摇的,阴道里面就跟有张小嘴一样,把我的龟头吸夹得又又麻,才沒抽插几下,我就感觉下阴一紧,糟糕!我出来啦?……妈的!真不过瘾! <br>我马上拔出来,夹紧屁股提肛,能留多少算多少,一只手把她的双脚併拢提高,再盯着她紧合的阴唇,想看看能不能马上再来一次? <br>可能她感觉到我已经射进去了,所以也停止了挣扎,或许也是在思考刚才我告诉她有关陈经理搞了我情人的事情?空气一下子冻起来,静悄悄地,只有她喘气的声音…… <br>有了!我伸手拿起一罐蒜头酱,打开来用手指挖了一大坨,然后就抹到她的阴唇上,还往阴道里面涂了一些。 <br>「幹什么呀你?……我要告你!……你不是人!……」她又开始怒骂挣扎着,想要从桌上下来。 <br>我马上侧身,用胸口压住她的小腹,双手扳着她大腿,脸凑到她的玉穴口,伸出舌头舔那沾满蒜酱的花瓣,时而用牙齿拉咬着小阴唇,再加上我脑袋左右来回转,磨蹭着她的大腿内侧,渐渐地,她不挣扎了,可是嘴里还含含煳煳地抗拒地说着︰「你情人……跟……我先……生……那是……他们……噢……嗯……他们……噢……我……好麻……」 <br>「讨厌!……你……幹嘛……乱……抹东西……噢……噢……嗯……嗯……讨厌!……」 <br>(有一次我舔过我老婆下体之后,喉咙痛了好几天,这回试一下蒜头杀菌是不是有效?--酱蒜鲍鱼?) <br>我看她不再抗拒,反而开始发起浪了,自己的阴茎也逐渐地硬起来,于是转正身子,把她的裙子跟内裤一拉而下,再将她左右腿分放我腰两侧,然后扶着我的阳具,用龟头轻轻地跟她的阴唇上下磨蹭着,这次,她闭着眼不说话,也不再乱动抵抗了,好像在等我插进去。 <br>(搞不好她刚才是气我太快?) <br>我慢慢地把龟头拨挤进她的阴户,阴茎一寸一寸的沒入阴道里,平滑的小腹被我鼓胀起来,只见她时而皱眉,时而抽动着面颊肌肉,还开始用双脚盘夹着我的腰,随着我开始大力抽送干,她的腿是越夹越紧,嘴里还不停地在呻吟着︰「噢……喜欢……嗯……嗯……好美……噢……全部进来!」 <br>或许是先前留在她阴道内的精液关系吧?这回再她就滑润多了,虽然小穴还是很紧,可是我已经拿到窍门,夹紧肛门插她,憋住气不唿吸,直把她抽的哀声连连︰「啊∼∼……好……厉……害……噢……噢……」 <br>「呀∼∼……不行……不行……要……死……了……」 <br>「哼嗯∼∼哼嗯∼∼噢……噢……哼嗯∼∼∼∼∼」 <br>我看着她红通通地脸颊,瞇着眼,浪叫着来回摇晃着她的头,似乎爽快的不得了!于是再用社长那一招,我用力地把屁股一挺,整个龟头挤入她子宫颈,只见她一下睁开了眼睛,张大了嘴「喔」的一声,上半身就弯坐起来了,娇羞的面容好像显得又惊又喜……我插到她的花心了! <br>她两手勾着我的颈子,胸前迷人的两个粉嫩嫩地奶子低垂下来,显得更格外地硕大,桃红色的乳晕中,挺立着花生米一般大的奶头,正中央还微微凹陷的有个小洞,整个奶膀子还随着她的娇喘,在上上下下起伏晃动着。 <br>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低头一张嘴,就咬住她的奶子,狠劲的吸吮着奶头跟乳晕,半抱着她,底下阴茎又用力的捅了她几次,见她那一脸陶醉的表情,半瞇半张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跟我说︰「插死我吧!」 <br>我死命地用力又了几次,突然间,她的双手一松,整个人瘫软下去,全身软棉棉地,两眼还有点翻白……哇靠!她高潮来了?不会动了耶? <br>我放下她盘腰的双脚,提起一条腿,把她那像婴儿小手般的红嫩脚趾,含咬在嘴里吸舔,抽出湿答答的阴茎来,用手扶握着让龟头跟她的阴唇磨蹭着。磨着磨着,下阴一紧,我赶快拿了一个空杯子,放在她的双乳之间,向前靠过去,望着她脸上舒畅的笑容,就把精液射进杯子里。 <br>「亲爱的!…………起床做饭了?」我把她从桌上扶起,温柔地拿着那装精液的杯子,我说道︰「你好美,好迷人吆∼∼这杯请你……」 <br>又趁机会顺便把她的小背心脱掉,再帮她披上围裙,好给我做菜,说不定等一下看她光着屁股炒菜的模样,再搞一次?我扶着她的肩膀缓缓地餵她喝完…… <br>「这是什么呀?怎么这么奇怪的味道?」她疑惑地问。 <br>亲了亲她的面颊,望着她双唇间牵拉的精液细丝,我得意地说︰「这是金华(精滑)甘露!」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