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这年春天,老闆组织员工外出考察学习,说是考察其实也就是借题让大家出去见见世面。<br>因为我和两个女同事当时脱不开身,沒有去。<br>一直到初夏,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老闆让我们三个人补上了这次外出活动,去掉途中坐车时间一周,目的地是庐山等地。<br>她俩一个叫莲,三十岁不到,个子不高,但皮肤很白,长得很耐看;另一个叫虹,二十多岁,刚刚结婚,很漂亮。<br>莲文静,虹活泼。早上的火车,车上虹不时的搞笑,惹得我和莲合不上嘴,不觉的一天时间就过去了。我和莲一个坐,她在里面靠窗子,我中间,外面还有个小老头,一直在闭目养神,虹坐莲对面,她的外面是一对小夫妻。<br>因为我旁边的老头身烟味很重,我故意离他远一点,所以就挨莲很近,她身上不时发出阵阵淡淡的香水味,很好闻。<br>虹来公司一年,莲比她早两年,工作上时有交集,所以熟悉一些,也随便一点。她虽然话不多,但是彼此印象不错,也能偶尔说些工作以外的话。<br>由于坐得很近,又是初夏,能感觉到她身上热气。她屁股和大腿很软,磨擦得我心里痒痒的。<br>我故意用腿挨紧她,她开始下意识的躲闪,后来反而也故意用腿磨擦我的腿。我俩心领神会,一边跟对面的虹聊着,一边私下里时不时的握一下手,感觉心里美美的,痒痒的。<br>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五点多车到站了,下车打的直奔事先定好的酒店。<br>我一人住单间,她俩一间,紧挨着。简单收拾一下,一起外面吃了点东西,回来后洗完澡,光着身子泡了杯茶慢慢喝着。<br>一个人沒事幹,忽然想起车上的经歷,心里热热的,小弟弟一下硬了起来,想着旁边就有大美女,可是捞不着,干着急。干脆上网看黄图算了。<br>找了一圈,发现房里有宽带插缐沒电脑,想起笔记本还在莲的包里,就穿上休闲短裤和T恤锁上门去隔壁取。敲门,开门的是莲,开门后就往里走,边走边说:「不是拿钥匙了吗,还敲门。」<br>把我当是虹了。莲只穿着内裤,上身光着,毛巾包着头,正用浴巾擦着上身。走到床边坐下,回头一看是我,「呀」的一声连忙用浴巾摀住胸口说:「怎么是你呀!」我嘿嘿一笑说:「还捂什么呀,我都看到了。」<br>她脸一红:「坏蛋!也不叫一声就进来,我以为是虹呢。」我趁机坐下,说:「来取电脑,上会网。」<br>她披上浴巾弯腰拉开包取电脑,我站她身后,看着半透明的雷丝内裤紧紧的兜着她的屁股,阴埠高高的突着,点点黑毛清晰的透了出来。<br>我忍不住从背后一下抱住了她,用嘴轻轻吻她的后颈。她一下站直身来,想挣脱我的拥抱,嘴里叫着:「別这样,让人看到。」我说:「反正沒有別人,怕什么啊。」她说「虹去买东西了,一会就回来。」<br>我说:「沒事的,她开门我们会听到的。我喜欢你。」<br>她脸更红了,半推半就的转过身来,看着我。我再次抱紧她,她身体一颤也两手紧紧抱着我的头,闭上了眼睛。我吻着她的嘴,把舌头探进她嘴里,她一下吸着我的舌头,手抱得更紧了。<br>慢慢的我们坐到床边,她仍然是抱着我的头,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握上了她的玉乳,她的乳很软,很丰满,摸了一会乳头高高的挺了起来。<br>我慢慢放倒她,从她的环抱中挣出头来,吻着她,从嘴慢慢脖子、到胸部。看着她的玉乳,忍不住用嘴含了起来,用手摸上另一个乳房。<br>她身体不停的颤动,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轻一点…真舒服….」我继续用嘴吻着她的玉乳,一手摸着她的另一只玉乳,另一只手从她的胸部摸向她的阴部。她的阴部很有肉感,特別软,也很热。<br>我慢慢脱掉雷丝,手摸上了阴埠上的毛,又慢慢摸向蜜洞,拇指轻揉着她的阴蒂,四指摸着阴唇,她身体一颤,嘴里发出「嘤」的一声。<br>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两眼紧闭,阴部高高的挺着,迎合着我的抚摸。我开始吻她的小腹,慢慢向下,用舌头轻舔她的阴蒂,她一下一下的挺着小腹,很舒服的样子。接着,我用手继续摸她的阴蒂,舌头舔向阴唇,她「啊」了一声,两手抱住了我的头。我舌头更快的动着,舌尖伸进了她的小洞,她叫着:「啊…太舒服了…你弄的太舒服了…啊…向里,再向里弄…啊…舌头再向里….啊….」<br>她的蜜洞口流了很多水,有阴液,也有我的口水,随着舌头的移动发出「啪啪」的响声。<br>她忽然一动,一只手一下抓住了我的阴茎,感觉我的阴茎硬得像铁棒一样,我抬起头来,看到我的阴茎口流出了清清的液体。<br>我分开她的腿,分开大阴唇,把阴茎放在她的阴道口轻轻磨了两下,她的小腹用力的抬起,迎合着我。我一用力,阴茎进去了一半。<br>她嘴里发出「啊」的一声,两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屁股,下边用力一挺,我的阴茎一下全进去了。<br>她阴道很紧,里边一下下的吸着,腰用力的扭动着,嘴里叫着:「真舒服…啊….太棒了….啊….用点力,用力插我…啊…」<br>我爬在她身上,嘴在她耳边亲着,阴茎享受着她阴道的爱抚,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手抓着她的乳房,全身传来阵阵麻麻的感觉,觉得飘在云里一样,她的叫声越来越大,抱我的两手也更紧了,接着一声大叫,两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全身一阵颤抖,我知道她高潮来了,于是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想跟她一起高潮,感觉阴茎一阵颤动,股股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那种感觉棒极了!<br>过了一会,她睁开眼看我,突然眼睛直直的看向门口方向,我也转过头,一看傻了—-不知道虹什么时候进来了!<br>虹两眼直直的看着我们,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手里拿着刚买回来的水果呆站在门口的床头。看到我们都看到她了,说:「你们两个坏蛋,趁我不在时幹坏事!哼!」接着又说:「真大胆,幹事也不插上门。」我抽出阴茎,低着头进了卫生间。<br>听到虹「嗤」的一声笑了,接着小声问莲「看你享受的样子,很舒服是吧。哼!」莲说:「妹妹,你可別出去说啊。他真棒,你也来一下?」虹:「去你的,我才不呢,多丢人。」<br>我一听,这小妮子有戏。这时听莲说:「不干白不幹,又沒人知道。<br>这样的机会不是每天都有的,哈哈。」接着又说:「怕什么啊,我们不说,他更不会出去乱说。他做的真的很棒的。」虹说:「我害怕,我从来沒跟老公以外的男人来过。」<br>莲「今天以前我也沒有啊!不过他真的跟老公做的不一样,特刺激。」虹沒有说话。我知道莲是想拉虹下水,形成统一战缐,好封她的嘴。这时,莲进了卫生间,低声说:「快去,拿下她,要不,说不定她以后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br>我看了她一眼:「你看着呀?」她说「一会我去你房间。」看着她洗了小屄,拿纸擦了下,转身推我一起出来。快速穿上衣服,拿起笔记本电脑,说:「把你房间钥匙给我,我上网去,你陪虹说会话吧。可別欺负妹妹啊!」说着向我使个眼色,对着虹呶了下嘴。笑着开门出去了。<br>我光着身子,坐床边,穿衣也不是,不穿也不是。虹白了我一眼,翻身上了床。我试着坐到她床边,看着她,正想着说点什么,她又白我一眼:「让我自己脱衣服啊?」<br>我一听乐了,赶紧帮她脱去上衣,她沒有穿胸衣,两只尖尖的玉笋高高的挺着,比莲的还高,还尖,我低头用嘴吻了一下两个玉笋。这时,她动手解裙子,我抬头帮她把裙子脱下,看到她也是穿的雷丝,白色有金边的那种,在小屄洞的部位有一朵淡红的玫瑰,很撩人。我连忙帮她脱掉小雷丝,哇,白虎!<br>太兴奋了,除了网上图片,我还从来沒见过真的白虎呢!<br>她的小屄很干净,胖胖的外阴,夹着一条窄小的肉缝,我摸了一会她的小屄,接着吻起来。她两腿高高举起,我跪在床上,两手扶着她的腿,舌头在她的屄缝里来回舔着,她「嗯」了一声,两腿放到我背上,紧紧夹住我的头,我动不了,只好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屄,搅动着。不一会,她起了性,腿夹得更紧了,嘴里叫着「啊…啊…往里… 再往里顶…顶…」<br>我的嘴整个被她的外阴唇包裹着,她的屁股开始扭动,手也从腿间伸过来压着我的头,用力的往她小屄上压,小屄口满是淫液。<br>我感觉小弟弟昂扬起来,挣出她的腿和手,对准小屄顶进去,顶了半天进去一小半,她的屄真紧,紧紧的裹着我的小弟弟,我慢慢用力,终于全进去了。<br>她的屄一下一下的吸着我的小弟弟,屁股挺得高高的,腰左右摆着,嘴里不停的叫:「真…舒服…啊…啊…我要飘…起来…了…了…啊…弄我…用力…顶… 顶…啊…好舒服…啊…」<br>在她的刺激下,我快速抽插着,用沾满她阴液的嘴吻上她的嘴,一手楼着她的头,一手摸到乳房,她两手抱着我的屁股随着节奏一下一下的帮我用力拉向她的小屄。她嘴里唔唔叫着,突然吐出我的舌头,「啊」的叫了一声,全身一挺,不动了,小屄一下夹住我的阴茎,我也抽不动了,她的小屄里面一下下的吸着我的小弟弟,我有点疼,不过更多的是无比的舒服。终于她两腿一分,落在床上,我的小弟弟又开始急插起来。<br>又插了二十多下,小弟弟一阵颤动,精液一股股的喷进了她的小屄。在她身上爬了一会,感觉阴茎被挤出来了,翻身躺在她旁边,她一边吻着我,一边用手抓住我的小弟弟,轻轻的套弄,我也抓着他的乳房揉着。<br>我的手慢慢滑到她的小屄上,上边全是滑滑的东西,有阴液也有精液,我把沾满东西的手一下放到她的嘴上,她一下推开我:「坏蛋,去洗洗。」<br>于是,我起身沖洗,刚洗一半,她进来了,说:「还沒完啊。」说着站到我身边,我帮她洗了小屄。完事后,她说:「去你房间吧,別让莲姐等太长时间。」我们一起到我房间,看到莲正在网上看着黄片,一只手伸进裙子里摸着。<br>虹笑着挖苦说「真笨,有现成的男人不用,玩自摸。」莲:「不是让给你了吗。」虹说:「起来,上床,一起收拾他。」<br>说着拉我一下坐在床边,莲也上来把我的两腿放在床上,动手脱我衣服,然后双双脱掉衣服。<br>虹从我头上半坐着,把小屄放在我嘴上磨着。莲用手玩弄我的阴茎,一手抓紧着小弟弟,一手扯着阴囊,接着用嘴含着小弟弟套弄起来,不一会我的小弟开始硬起来。<br>虹的大阴唇严严的包着我的嘴,我用舌头顶着她的小屄洞,她嘴里啊啊的叫着。莲玩了一会小弟,索性骑在我身上,手扶住阴茎往阴道里塞,屁股一坐,小弟一下进入了她的阴道。看莲日得舒服,虹起身说:「换,我坐他小弟,你来让他用嘴吸。」<br>莲不情愿的让给她,虹快速把小弟弟放在屄口,慢慢坐进去,开始上下左右磨起来,一边嘴里啊啊的叫着。<br>莲跪坐在我脖子上,小屄对着我的嘴,我伸进舌头舔着,她慢慢向前爬,整个压在我头,我的嘴又被她的屄紧紧的吻上了。<br>我把舌头用力伸进她屄里,她也开始大叫着。虹动着动着,忽然跳下我的身,说:「怎么软了啊?我还沒盡兴呢。」<br>我一摸,阴茎软软的爬在两腿间,心想:谁能受得了你们两个人连翻进攻啊。<br>这时莲也下来坐在床上,哈哈笑着:「不行了吧,让我们打败了吧?」真沒办法。<br>后来的几天,有时间就在一起,玩得很痛快。<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