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叫陈洁珊今年47岁,身高155cm、体重60kg,三围是40E、32、36,身材是属于丰乳肥臀的那一种,是个二儿之母,两个男孩子都成年了。在亲友眼中我只是个平凡的家庭主妇,其实私底下我是个淫贱变态的女人,我暪着家人在外面的凤楼租了套房,那凤楼叫五宝,是只有一楼一凤的「工厦」。<br>我在家中只会穿着平凡,和一般师奶一 样,可是在套房里就会大变身。靠着丰满肥熟的肉体及性感易走光的服饰,持续吸引了不少「洗楼」的鸡虫。当然,我沒有在那做妓女,我希望的是另一种东西,更下贱的遭遇。<br>由于我只是独身出入,大厦里的一些马夫还给我取个「男人公厕」的外号,意思是我像个为接精液而存在的尿兜。对于这个外号我不但不觉得反感,还觉得蛮贴切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个任人插淫穴的淫妇。<br>在我套房那栋大楼里住着三个年约二十岁的马夫,每天当我回套房时,他们总会在楼梯口蹲着抽烟,并且对我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例如像「淫妇妳的奶很大」、「快点加入做鸡吧!」或是「幹一砲多少钱」之类的,而我都是直接将大门关上,不理他们。<br>其实,我也不是那么讨厌他们啦!反而在他们叫我淫妇的时候,我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有点变态吧!而且当他们说我的身材的时候,我还有一点高兴哩!而且我也不怕他们真的对我做出什么不轨的事,要劫财吗?我身边的钱又不多,要劫色吗?反正我本来就是想任男人强姦,就算被他们强姦了也沒有损失。<br>有一个星期五下午三点多,我在套房里看着电视,突然想喝个饮料,就出门下楼去买。因为天气不错,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加迷你短裙,裏面穿一件黑色小丁字裤,那件T恤很薄,我的黑色半罩式奶罩看得很清楚,丁字裤细带子就露在屁股腰上,脚上穿着6吋的高踭凉鞋,露出我油了黑色甲油的脚趾,我一到套房,就改穿着很暴露的衣服,因为我很享受被人视姦的快感。<br>我到楼下的7仔买了一罐可乐就上楼了。就在我走到套房门口时,突然感到有人在看我,回头一看,原来又是巷口那三个男的坐在楼梯上抽烟。他们一看到我回头,就赶忙转过头去,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赶紧将门打开。<br>就在打开门的同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我还来不及开口的时候,就有一只大手摀住了我的嘴,同时抱紧了我的上身,另一个人将我的双脚抱起,我就这样一边挣扎、一边被他们抱进了套房里。<br>摀住我嘴的那个人对第三个人说:「喂!瘦虎,去把门关上!」那个叫「瘦虎」的则在我们都进门后将大门反锁住。<br>接着,他们将我抓进我的房间,并将我丢到床上,我赶紧退到房间的角落,并大叫道:「你……你们想幹什么?!」那个刚刚抱住我大腿的说:「嗯?幹什么?」他转头对那个刚刚摀住我嘴的人说:「喂!肥龙,我们要幹什么?」<br>「肥龙」看着我说:「幹什么?好好幹死妳呀!金毛强,你先上。」我假装吓得大叫:「不……不要过来呀!」<br>这时他们都已经把上衣脱掉了,我观察了一下,那个叫肥龙的身体最壮,其他两个还好,但是都比我高了最少一个头,我想逃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决定先吓吓他们:「喂!你们……你们休想伤害我,我要喊救命了喔!。」<br>那个叫瘦虎的说:「嘿嘿……妳喊啊!!这栋大楼白天又沒人理你,等到有人听到妳的唿救声来救妳时,妳早就不知道被我们幹到爽死、昏过去几次了!」<br>其实我根本不怕被强姦,我租住这里都是期待着被强姦、轮姦和虐待吧!怎会怕?我这时反而有点兴奋了,心想:『从沒试过4P,太好了!』<br>然后,金毛强走过来抓住了我,并把我又拖到了床上,我再怎么用力挣扎也是沒用。我一被丢到床上,他们三个就压住了我,金毛强用一只手扣住了我的双手在身后,随手拿上我一早准备在这里的长丝袜,并把我双手紧紧绑在身后,开始强吻我,还用舌头在我嘴裏不停地翻搅;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把我的T恤翻开,并透过奶罩搓揉我的胸部。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停地扭动着身体,但他们很快就制伏了我。<br>肥龙将我的牛仔短裙脱掉,并用他的大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突然有一股冰凉的液体泼在我的身上,原来是瘦虎将我刚买的可乐倒得我满身都是,并说:「哎呀!这样怎么可以呢?我来帮妳舔干净吧!」<br>这时我的奶罩已经被金毛强脱掉了,在湿透了的T恤下,我巨大的乳头看起来特別明显,瘦虎掀开我的上衣,并且二话不说就含住我的乳头开始吸吮,「呀!唔……不……啊……」我忍不住开始呻吟了起来。<br>肥龙听到我的呻吟,就淫笑道:「嘿嘿!这淫妇开始兴奋了,接下来有得爽啦!」他说完便开始隔着小丁字裤舔着我的私处。这时我们四个身上都只剩下内裤了,我清楚看见他们每个人的裤裆前都隆起一大包,可以想像得到三个男人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而且尺寸都不小。我夹紧了大腿想阻止肥龙的行动,但他却用力地分开我的大腿,并将我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裤脱掉,「啊……」我已经放弃了抵抗。<br>肥龙直接舔弄着我的肉缝,并用手玩弄着我的阴核,我兴奋得不停流出淫水。这时金毛强和瘦虎把他们的大肉棒掏了出来,并命令我帮他们口交,他们两个的阴茎都又粗又长,我想最少有16公分,根本不是我能塞进嘴巴的尺寸,我只好像舔冰棒似的分別舔舐着他们又硬又热的大肉棒,还用手上下套弄着。<br>瘦虎似乎很舒服的说:「对!就是这样……淫妇,妳把老子弄得越爽,等下我们大伙儿就插得妳爽个够。」<br>这时肥龙说:「好!我看妳也够湿了,淫妇別再装正经了,妳又不是啥良家妇女,老子早就打听出来了,妳叫陈洁珊,是个大妻,这里只是妳租的套房!」他将内裤脱下,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弹了出来。天哪!他的阴茎果然是三个人裏面最大的,我猜有18公分,而且好粗。我兴奋得双脚乱踢,但他马上抓住了我,并说:「来吧!好好享受我的『超级无敌大阳具』吧!」<br>他缓缓地将他的大肉棒插入我的阴道内,才刚放进了一半,我就痛得大叫:「啊~~不……住手……我受不了啊!」这时金毛强将他的肉棒塞入我的小嘴,防止我叫得太大声,这样即使我有一点痛也只能够发出「唔……哦……嗯……」的声音。<br>当金毛强将他的阴茎完全插进我的小穴时,我已经痛得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接着他开始在我小穴裏抽动,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个龟头在裏面,再狠狠地插入,并且慢慢地加快速度。他还一边用淫秽的口吻说:「哦……哦……这淫妇夹得我好紧,真爽!」金毛强也开始在我的嘴裏进出,并对我说:「嘿!妳的嘴也真小,我被妳含得好舒服!」瘦虎则抓着我的手帮他打手枪。<br>我的嘴和阴道同时受到他们凄惨的蹂躏,身体完全变成了男人发洩性欲的性器官了,但是他们无比粗暴的动作,却将我慢慢地推向快感的巅峰。粗大的阳具在我的舌头上磨擦,又不时地深入我的喉咙,带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特殊感受;阴道裏更像是有一根又热又烫的钢棒在裏面进出着,每一下都顶到子宫口,看来快要强行进入了,阴道内原先的痛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强烈又酥麻的快感。<br>我忍不住含紧了瘦虎的肉棒,开始更自虐的深喉,而他似乎受不了了,喊着:「啊!要……要射出了!」并将一股股热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接着金毛强也受不了我的吸吮了,他快速地在我嘴裏抽插了几下,然后将阴茎抽出,开始在我的身上射精,他的精液量好多,射得我满身都是。<br>肥龙把我的双脚架到他肩膀上,抓紧了我的腰开始用力抽送,我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大声淫叫:「喔……嗯……唉呦!怎么会……这么爽呀……可以用力地……幹我了……啊……」每当他一用力顶进我的裏面,就有一阵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我。他说:「怎么样,淫妇,我这样搞妳爽不爽啊?」<br>「呀……好爽喔……亲哥哥……大宾周哥哥……再……再幹……快一点……哦……小穴要……爽了……啊……来了~~」就这样,我被他幹到高潮了。<br>在我还沈醉在高潮的快感时,肥龙将我抱了起来,开始由下往上用力地幹我,这样的姿势让他的阴茎更加深入我,「啊……啊……啊……」我的阴道正因为高潮而勐烈地收缩着,他于是更加激烈地在我体内抽送。<br>瘦虎在听到我淫荡的叫声后,又开始兴奋了起来,他将他重新勃起的阴茎抵着我的小菊花洞,「啊……你……你要幹什么?唔……哦……」但正被肥龙狂勐抽送着,双手又被绑在身后,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来的行动。他把肉棒慢慢滑进我紧窄的肛门,我感到一阵比刚刚被破身更强烈的痛楚,而他的阴茎已经全部塞满了我的后洞。他们开始在我体内一快一慢地抽动着,肥龙抓住我的臀部、瘦虎用力地揉捏着我的奶子,「轻点……轻一点啊!喔……啊……」前后同时传来强烈的快感和痛楚,令我陷入了一阵迷乱中。<br>「啊……要爽了呀……喔……幹死我……求你们用力幹啊……」他们这样幹了我大约三十分钟,接着,他们几乎同时地往我身体用力一顶,子宫和直肠同时胀满,「啊……我又洩了……」我只觉得有两股热流灌进我的体内,我又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了。<br>在他们两个的宾周从我体内抽出时,白浊的精液从我前后洞流出,刚刚在休息的金毛强马上过来接手幹我。我很自动地将屁股翘高趴下,头伏在床上,接着他从我后面狠狠地插入,「唔……金毛强哥……你好勐啊……这一下好深呀……真爽……」我就像只母狗一样被大肉棒勐烈地进出,我的两个大奶子被幹得不停晃动。<br>这时肥龙开始在我的房间翻箱倒柜,从我的皮包里找到了我的身份证,还从我的衣柜裏拿出了一件的泳衣。<br>肥龙说:「淫妇,原来妳叫陈洁珊啊!看不出来妳已经47岁了,居然还这么淫荡?真的有够欠人幹的!,如果妳的老公和孩子知道他们的老婆跟妈妈是个任男人幹的妓女,不知有多刺激!」<br>「陈洁珊,现在老子问妳一些问题,好好回答,要不老子就让妳知道老子的厉害?」<br>「好…好…你问……我一定都会回答...」<br>「陈洁珊,妳家里还有什么人在?都是做什么的?」<br>「家里还有老公跟二个儿子…老公长期在海外工作..二个儿子都在读大学…」<br>「原来老公在海外工作喔?难怪妳会出来等人姦,他们知道妳在当妓女吗?」<br>「沒有,我沒有使妓女…..」<br>「妳为什么这样贱,住在这里?」<br>「因为可以被人当妓女……每天被不同的人卑视我……我喜欢被人幹……」<br>「哇!陈洁珊妳这个淫妇,每天让那么多人视姦还不够?还要出门勾引男人强姦妳喔??」<br>「不够…不够….人家希望小穴永远都有宾周不停的插着」<br>「啧…啧…啧….陈洁珊…妳真是有够淫荡的…..<br>「妳的奶子看起来很大….到底是多大?」<br>「38E,我的奶子是38E。」<br>「妳每天外出时衣服穿得很透明暴露,有什么目的?」<br>「我有暴露慾,我喜欢让人视姦,让人知道我的奶子很大,然后…会受不了…就强姦我,被人在户外强姦的感觉特別爽」<br>「妳喜欢怎么被幹?」<br>「我……我喜欢跪在地上……高高翘起我的肥臀,像只…发情的母狗,双手反绑,让男人从背后用力的插我……捏着我两只大奶子。」<br>肥龙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淫邪地笑了两声,用力掴了我的奶子两掌,然后粗暴地捏它们。<br>「再粗鲁一点……捏我的大奶……用力捏……嗯……嗯……好爽……爽死了……求求你……求你插我……我是下贱的妓女……啊……嗯……」「啊……大宾周哥哥们…我就是幹欠人幹的淫妇……啊……噢……用力……啊……继续幹我……我的小浪穴……浪穴需要……你们轮流来幹死它……呀……啊……我的穴又开始浪了……啊……好爽……啊……快……再幹进来一点……对,对……就是这样……啊……爽死了……」而刚刚玩过我的两个男人则坐在旁边欣赏,他们还不时地说一些淫秽的话来羞辱我:「陈洁珊,快!扭动妳的腰!妳平常走路不是很会摇吗?」、「喂!金毛强,人家淫妇嫌你不够用力啦!」<br>我已经被他们幹到爽到不行了,只能一直发出「哼……爽……噢……爽……唔……」的喘气声。金毛强幹了我二十几分钟后,就用力往我一顶,再拔出来把精液射在我臀部上。<br>他们让我休息了几分钟后,就叫我起来穿上我的泳衣:「啊!这……这是什么?!」他们竟然把我的泳衣剪了七、八个大洞,不仅两个奶子露了出来,下部更被剪开了一个大洞,把我的阴部完全裸露在外。<br>肥龙对我说:「嘿嘿!怎样,我们『改造』得好看吗?」我透过镜子,看到我穿着破烂的泳衣,不禁脸红了起来。这样的我,比起全裸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慾。他们三个一起凑了过来,并透过泳衣的破洞直接抚摸我的肌肤,我兴奋得全身发软,倒在他们的身上任他们摆佈:「嗯……好棒喔……喔……喔……我……哎……受……不……了……了……啊……」<br>他们抱起了我,将我带到了浴室。我套房内的浴室不算大,四个人进去倒还容纳得下,他们开始在浴缸裏放水,并把我全身弄湿,开始在我身上涂抹沐浴乳。瘦虎说:「刚刚弄得妳全身都是精液,让我们来帮妳洗干净吧!」接着,他们三个男人六只手不断地在抚摸我的身体,并搓揉出许多泡沫,他们的嘴也分別在我的敏感处吸吮。<br>「「啊!好舒服……快幹我…我是妓女…我是个贱女人,跟母狗一样的贱女人……」他们有的用手扭转我的乳头,有的还拨开我的阴唇,将中指插入我的阴道。<br>「有三个男人帮妳洗泰国浴,舒不舒服啊?」「噢……啊……好爽啊……淫妇还要……用力挖我啊……」我完全被他们三个男人征服了,他们弄得我淫水直流。他们玩弄了我的身体大约十分钟左右,瘦虎就把我抱起来,靠在墙上站着幹我,「啊……你的阳具好大……插得淫妇……哎呦……好爽哦……啊……穴穴好爽啊……」幹得我不停地淫叫。<br>「陈洁珊妳这淫妇,喜欢我这样蛮幹妳吗?」瘦虎边幹边问。<br>「啊……喜……好喜欢……哥哥这样用力幹……啊……淫妇的浪穴啊……好爽……啊……」他们开始轮流地狠狠狂幹着我,每当有一个人快射精了,就换另一个人来接手。他们幹了我快三个小时都还沒有射精,我却是连续高潮了七、八次。<br>这时瘦虎突然对我说:「来!躺下!」我乖乖的曲着身体躺着,他坐在我的身上,并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开始前后移动。他在我身上搓弄了快二十分钟,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红。接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看着他雄壮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随着他带给我双乳的快感,我不停「啊啊」大叫,然后他就把精液射得我满脸都是。<br>接着肥龙又把我修长的大腿抱起来幹,「喂!我们这样幹她,会不会把她幹死啊?」瘦虎问,「不会啦!你看她爽到快不行了,还一直求我们再用力地继续幹死他哩!」肥龙一面抽动,一面回他说。<br>「是啊……淫妇还要……再来……再来……淫妇好爽……你们把淫妇的……小浪穴……幹……幹到爽死啦……哇!」这时幹着我的肥龙把我抱进了浴缸,用力地将我往上顶,他一边顶,水花溅得四处都是。<br>我不停地上下跳动,终于到达了快感的最高潮:「淫妇……啊……不……不行了……爽死了……穴穴要美死了……淫妇……又要升天去了……啊……」<br>「好!淫妇,我们一起高潮吧!啊啊……」瘦虎和金毛强早就打起了手枪,就在我高潮的同时,他们把又浓又多的精液射在我身上,而肥龙也将一股股的热精注入我的体内。<br>最后他们把我呈大字型的放在床上,拿出了手机对着全裸的我拍了好多照片,还拿出麦克笔在我身上写了好多字,「妓女陈洁珊」、「淫妇」、「肉便器」、「母狗」之类羞辱的字眼,又对流淌着精液的淫穴特写,直到拍到手机的记忆体容量都不够后才扬长离开。而且还在我门外挂上妓女的门牌,还写着新张免费三天,门也不关。<br>看来家将会再被大量男人强姦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