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小王,老张,我先去吃饭了,你们把行李搬到我的房间。」一个身穿职业<br>装,高挑婀娜的女人指挥着。<br>后面跟着两个满头大汗的男人,每个人都背着背包还提着两个大箱子。一齐<br>回复道「遵命,部长。」<br>…………<br>「赵部长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咱们出差7天她就带了7套衣服,还TM带了<br>七双鞋子,她以为自己来日本是旅游的吗?」小王在房间里揉着肩膀向老张抱怨<br>着。<br>「谁让她是彭总的老婆呢?要是不听她的,她一句话就能让咱们磙蛋。」老<br>张把箱子放下「一会她就回来了,別废话了,让你准备的东西呢。」<br>「在这呢」小王从背包里掏出一个装有小药丸的瓶子。「这可是我从暗网上<br>大价钱定制的,和她的减肥药一模一样。」<br>「来,换上吧,也该让这个女人吃吃苦头了。」说着老张笑着从赵部长的行<br>李里翻出她的减肥药,把里面的药丸倒空,又装入小王准备的。<br>…………<br>赵部长名叫赵筱梦,是上海一家外贸公司的采购部部长。在大学时就和彭崇<br>是情侣,毕业后很快就结婚了。由于有着日语专业,在老公的公司采购部工作,<br>很快就升职到了部长的位置。可谓是顺风顺水,圆满人生。<br>28岁的赵筱梦虽然依旧魅力动人,甚至随着年龄的增大,成熟的气质让这<br>个少妇比少女时期更加诱人,但是还沒有给彭家生下一个半个的孩子。彭崇的父<br>母又是传统观念,非常着急,经常给她压力。而彭崇又醉心于事业,认为什麽时<br>候要孩子都无所谓,很少有时间和她亲密。赵筱梦夹在中间,这一切让她每天的<br>压力非常大。<br>于是她变的对下属特別刻薄,经常通过刁难下属来发泄压力。而作为老总的<br>老婆,又沒人敢和她作对。赵筱梦的行为愈演愈烈,最后甚至到了把下属当做奴<br>隶对待的程度。而小王和老张就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br>兔纸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人。忍无可忍的老张和小王觉得趁着这次出差<br>机会,好好报复一下这个女魔头。<br>…………<br>下午3点,老张和小王计算着差不多时间,赵筱梦已经应该吃完了午饭和<br>「减肥药」,药开始生效。于是来到赵筱梦的门口。<br>咚,咚,咚<br>老张问道「部长,请您再核对一下采购单」老张试探着赵筱梦的反应。<br>「好的,我马上过来。」赵筱梦回应道。<br>也不知道药效起沒起作用,两人有些紧张。<br>不一会,赵筱梦打开了房门。身上竟然只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只见,她<br>的长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贴在肩上,脸蛋和耳朵热的发红,C罩杯的白嫩乳房裸露<br>着大半,两条大长腿沒有一丝遮挡。<br>赵筱梦虽然人美声甜,但是对待下属那是相当的严厉,比作母夜叉也不过份,<br>哪里有过这般模样。还是处男的小王哪里受过这般刺激,立即就支起了帐篷。几<br>乎肯定了赵筱梦是受了药效影响,伸手就要扒赵筱梦的浴巾。<br>老张是个稳重人,擡起胳膊挡住小王的爪子。为了不出意外,他还要试一试<br>赵筱梦。<br>「部长,我们进去说吧。」老张笑瞇瞇的说道。<br>「沒问题,进来吧」赵筱梦同意道,随即转身往沙发走去。<br>两人跟在后面,小王锁死了房门,并挂上「起こさないでください(请勿打<br>扰)」的牌子<br>赵筱梦端坐在长沙发上,等待着审核老张的采购表。仿佛不完成这件事她就<br>会一直等下去。<br>老张和小王基本上确定了药已经生效。老张把采购表交给赵筱梦,让她审核。<br>赵筱梦拿起采购表认真看起来,老张看着她的胴体饥渴难耐,最后做了一个<br>测试。<br>「部长,这里太热了,你把浴巾脱下来吧。」<br>「好的」说完赵筱梦竟然真的站起来把浴巾脱下!<br>一对唿之欲飞的翘乳,规模不算巨大,却造型优美,堪堪能让成年男性一手<br>掌握的样子,芊芊细腰上的肚脐平坦的留不下一滴水珠,私密处竟然沒有一丝遮<br>挡,赵筱梦还是个白虎!<br>两人确定,赵筱梦肯定是被药物控制住了。一个精神正常的女人是不可能把<br>裸体展现给两个关系更亲密一点都不沾边的男人面前的。<br>小王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扶住赵筱梦的肩膀吻在她的唇上,舌头直接伸进她<br>的嘴里。赵筱梦也做出回应,她吮吸着小王的舌头,就像吮吸老公的舌头一样。<br>老张从背后向前抓住赵筱梦的双乳,狠狠揉捏,笑道「臭婊子,你也有今天。」<br>赵筱梦的身体很敏感,加上她已经一个多月沒和老公做爱了,一下子受到刺<br>激,身体很快产生生理反应。她嗯嗯的叫着,粉嫩的乳头开始变硬,两条间微微<br>湿润起来。<br>「啊~那个~我还沒看完采购表呢~」赵筱梦躲开小王的亲吻,突然说出这<br>一句。<br>小王想起来,卖药的人说过。这种药的配方是从美国中情局泄露出来的,原<br>理上是屏蔽大脑的拒绝功能,让人暂时失去拒绝和反抗他人命令的能力。特工们<br>用它来审讯犯人。吃了药的人会无条件服从所有命令,且要是一个命令沒有完成<br>就不会停止。所以赵筱梦还想要执行审核采购表的命令。<br>「不用看采购表了,去躺到床上自慰,准备好让我们哥俩肏你」小王说道。<br>老张不懂这些,但是看到小王指挥赵筱梦去床上也反应过来。<br>两人从背包拿出安全套和准备的伟哥吃下去,在外面把衣服脱光,卧室里传<br>来诱人的呻吟,两人迫不及待的进入卧室。<br>赵筱梦双腿曲起张开,玉葱的手指不断挑逗着蓓蕾,涓涓细流从下边流出,<br>打湿了一大片床单。白皙的皮肤透出红色的光泽。赵筱梦此时算是彻底发情了,<br>就是药效消失,她八成也会给两人肏个爽。<br>「你先来,用这种极品货色破处男,也算人生一大幸事」老张说。<br>「好,多谢张哥」小王忍不住了,也不再谦让。给阴茎套上安全套,双手抓<br>住赵筱梦的脚踝上擡。<br>老张也沒閑着,抓起赵筱梦的双手让她握住自己的阴茎。「部长,帮我撸管。」<br>「好的~」<br>赵筱梦整个过程中极为顺从,忽略她的叫声,就像是人偶一样。<br>小王把龟头对准赵筱梦的小穴,扑哧一声,插了进去。「啊~」赵筱梦叫了<br>一声。那温暖的柔软的腔道和怼住龟头的子宫颈,压迫着小王的阴茎,他差一点<br>就直接射了出来。<br>小王赶紧吸气收腹,用在网上看到的经验,缓缓退出一点又迅速插了回去。<br>反复几次,小王适应了腔道带来的快感,开始狠狠的抽插起来。<br>「啊~好深啊~」赵筱梦的老公的阴茎比正常人短一些,从来沒有进入过她<br>的深处。这次小王直接顶到子宫颈,让她体验到从沒有过的快乐。<br>「啊~啊~小王~不要…不要动了~啊~我受不了了!」小王的抽插让赵筱<br>梦情不自已,甚至握痛了老张的阴茎。<br>「艹,你TM沒轻沒重的」老张扇了一个耳光给赵筱梦。<br>「对~对不起~啊~」赵筱梦被打耳光也生不出反抗的想法。反而再被打之<br>后感觉更加兴奋,阴道也是一阵收缩,刺激得小王直唿好爽。<br>「看来要给你来一点厉害的」老张从背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口枷和眼罩。<br>在小王的抽插中给赵筱梦戴上。<br>赵筱梦顺从的张开了嘴,让老张把圆形的口枷塞入她的口中。虽然赵筱梦感<br>觉很屈辱,但是奇异的是依旧不想反抗。而这种侮辱的感觉化作快感,让她头皮<br>发麻。<br>老张又给赵筱梦戴上眼罩,失去视觉的赵筱梦其他感官更加敏锐,小王的肉<br>棒在她体内抽插的感觉更加清晰,甚至能够感知到肉棒的形状了。<br>再加上无法判断两人会对她再做什麽来发泄他们的兽欲,赵筱梦在未知中感<br>觉兴奋了。<br>「唔~唔~唔………」赵筱梦再说不出半个字,只能像母狗一样发情的兽叫。<br>老张把阴茎通过口枷的洞塞了进去,赵筱梦连叫的能力也失去了。<br>此时赵筱梦是仰躺着的,而老张站在床边。老张的阴茎插入赵筱梦的口中,<br>两颗黑蛋直接压在她的鼻孔上。<br>窒息的感觉让赵筱梦喉咙和阴道一起紧缩,两人又是爽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br>赵筱梦的双手一阵乱抓,老张索性又绑起来她的双手。扶住赵筱梦悬空的脑<br>袋和小王一起抽插起来。<br>「嗯………嗯…………嗯………嗯…………」赵筱梦在老张的肉棒退出到只<br>有龟头还留在口中时才能吸入一点氧气并且发出一点声音。<br>小王和老张彼此配合,小王插的时候老张拔出来,老张插的时候小王拔出来。<br>像用肉棒拉一条大锯子一样,把赵筱梦插的前后摇晃,一对翘乳也跟着前后<br>摆动,两颗熟透了的葡萄在风中摇摆。<br>抽插一阵两人又变换花样,一起插进去一起拔出来。赵筱梦被折磨的高潮连<br>连,床单湿透了一大片。<br>来回抽插两百多下,两人终于坚持不住。一齐射出浓郁的精液。老张拔出肉<br>棒后,赵筱梦一阵咳嗽,连鼻子里都呛出白色的精液,「全部喝下去」老张扶起<br>赵筱梦命令道。赵筱梦只得听从,忍住反胃的感觉,把腥臭苦涩的精液吞咽下去,<br>为了完成命令还舔了舔人中上残留的精液。<br>小王拿下肉棒的安全套,把套口对准赵筱梦的嘴唇。「全部喝下去」小王学<br>着老张命令道。<br>赵筱梦被束的双手拿起安全套,仰头饮下小王的精液,并且把安全套翻过来<br>用嘴吮吸着残留在表面的精液。<br>咂咂的吮吸声实在是太淫荡了。老张和小王立即又硬了起来。<br>蒙着眼罩的赵筱梦还不知道,下半场会经歷更激烈的轮奸。<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