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zzyfb1983<br />字数:5,300<br /><br /><br />  异史氏曰:「冲洗娘妻这部小说,读起来更像是一部情感小说,风格有些类<br />似《我妻如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一直想写点后续,后来发现已经有<br />读者写后续,改为写秋月篇。我的烂笔头子很差劲,随便写了两章,看大家喜欢<br />程度,决定再写不写后续了。目前还在剧情铺垫阶段,没有肉戏。此外,多谢版<br />主帮忙排版」<br /><br />              第五章:阴霾初散<br /><br />  黑夜中,可怕的寂静,衬托了我的泪水,被泪水打湿的枕头被我翻过了不知<br />多少回。自己的梦想破碎了,永远的破碎了,我的心也破碎了,感觉自己就像行<br />尸走肉一样,除了泪水,什么也没有了。<br /><br />  「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为什么我想用知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都没有?为<br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心里愤怒的质问着夜空。<br /><br />  夜,依然那么寂静……<br /><br />  早上,母亲来到我的身边,我看到了她肿胀的眼睛,透着深深的血丝,我知<br />道母亲肯定也是一夜没有睡着,母亲坐在我的身旁,爱怜得把我紧紧地搂在了怀<br />里,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温暖了。此刻,我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母亲身体不好,<br />家里也需要照顾,我即便工作,也不能离家太远,家里还需要我的帮衬。<br /><br />  「我去赵叔家的茶园工作吧。」我轻轻对母亲说道。<br /><br />  整个村里、包括附近的几个村庄,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去赵叔家的茶园打工<br />了。我抬头看了看母亲,她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繁重的泪珠,眨了几回,又<br />回到了眼眶。<br /><br />  「妮,难为你了,一会我让你爸爸去和你赵叔说一下,看看人家是否愿意让<br />你去茶园上班。先跟娘一起去吃饭吧……」母亲说完这句话后,再也忍不住了,<br />眼泪如同珠子一般洒落在了我的脸上,流进了我的嘴里,充满了苦涩……<br /><br />  和母亲一起去吃早饭,我第一次觉得早饭是如此的难以下咽,我抽咽着和父<br />母吃完了早饭,父亲正打算去赵叔叔家的茶园上班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敲<br />门声。<br /><br />  父亲赶快去打开了门,只听到父亲说了声:「书记,您来了啊。」<br /><br />  「是啊,大酣叔,我找你和秋月妹子有点事,也顺便安慰安慰秋月妹子。」<br />(我的父亲叫做李大酣)原来是村支部书记来了,书记和我是远房亲戚,比父亲<br />小几岁,也姓李,和我同辈。<br /><br />  李书记进了屋子,看着我一家那三双红肿的眼睛,他叹了一口气:「秋月啊,<br />这个事情你也别太难受了,咱们村穷啊,你也别太责怪李叔和李婶,他们也不容<br />易啊,再说能供你上完高中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看看,咱们村和你同龄的,别说<br />妮子了,就算是小子,有几个读完初中的?」<br /><br />  李书记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心里顿时感觉舒服了一些,心里对父母的那种恨<br />意,也少了一些。小声说了句「我不怪他们。」<br /><br />  「可是你知道咱们村为什么穷么?」<br /><br />  「我不知道。」<br /><br />  「每年我下了多大功夫,一趟趟网镇里跑、一趟趟往县里跑,为我们挣取扶<br />贫资金,可是怎么样?根本就是越扶越贫!」李书记激动的说道。<br /><br />  李书记说的没错,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好书记,为了村里能致富,煞费了苦心,<br />可是一次次挣取来的扶贫资金置办的副业,全部以失败告终。置办了个养猪场,<br />猪仔还没长大就被村民偷着杀了吃肉;置办了个米酒厂,结果因为管理不善,而<br />倒闭……<br /><br />  「咱们村穷,就是因为普遍学历太低啊,你看看咱们村,大字不识一个的人<br />就占了一多半,小学没毕业的又占了剩下的一半。咱们村里学校的老师水平也不<br />行,你让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人来教孩子们,不行的啊,来的支边老师,没有一个<br />呆得住的,长则半年、短则三天,又换成咱们的人来教,不成的啊。」<br /><br />  「书记,那你的意思是?」父亲听到这里,听出了一些端倪。<br /><br />  「大酣叔,秋月这么伤心,我不带点礼物,好意思来么?」李书记没有正面<br />回答,「秋月啊,我想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愿意完成不?」<br /><br />  「交给我?啥任务?」我有些不明就理。<br /><br />  「你是咱们村里学历最高的一个,我想让你去咱们村的学校当老师,一方面<br />你离家近,帮衬家里也方便一些,再说了,你一个大姑娘家的,跑远了,我也不<br />放心;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长期教下去,好好负起责任来,给咱们村教出几<br />个人才来。当然了,我昨天下午就去镇里找过了,让咱们村学校做为镇小学的分<br />校,但是给的教师指标只有一个,也就是说你自己一个人,要包揽学校的所有事<br />情,每个月按照镇里的教师指标,一个月500,你愿不愿意去?」<br /><br />  「太愿意了!」父母异口同声,「叔婶,我是问秋月,你愿不愿意去咱们村<br />学校当老师?」我简单思考了一下,<br /><br />  「我愿意。」我轻声说道。<br /><br />  「那咱们说定了,你明天就去学校,跟那个闹着要走的支边老师交接一下,<br />其它的事情,我来办。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李书记说完以后,匆匆忙忙<br />走了。<br /><br />  「妮儿,人家书记对咱们还真够好的,咱不能不领情啊。」送走书记后,母<br />亲对我说道。<br /><br />  「是啊,妮儿,而且这份工作也不算太累,也不用风吹日晒的,每周还能休<br />息两天,一个月就可以挣到500块,很体面了。」父亲补充道。<br /><br />  父母说的都是实情,我也默默接受了这份现实,俗话说得好,「比上不足比<br />下有余」,这份心态下,未能上大学的阴霾,在我的心头逐渐散开……<br /><br />             第六章:我当老师了<br /><br />  接受了教书这份工作以后,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书记已经给我把手续<br />办好了,我第二天早上,早早得来到了学校,和那个马上要离开的支边老师进行<br />了简单的交接,熟悉了一下学校的设施、制度以及孩子们的情况。谈到孩子们的<br />时候,我拿着名单,一个叫做「赵康」的名字映入了我的眼帘,我清楚知道,这<br />个是赵叔叔家的孩子,而我之所以能读完高中,母亲至少可以一直吃药吃到现在,<br />全靠赵叔叔对我家的照顾,我不能没有感激之情。<br /><br />  因此,在聊到孩子们状况的时候,我特意针对赵康的情况,多问了几句。交<br />接老师,跟我介绍赵康的情况的时候,说的最多的字眼就是「内向」、「结巴」、<br />「体弱多病」,当时我还感叹,赵叔叔一家挺好的人,怎么孩子这么赢弱。<br /><br />  交接完以后,支边老师就头也不回的的离开了学校,等孩子们陆续到了学校,<br />我把孩子们召集到一起,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后,开始挨个点名。当我点到赵康<br />的时候,「到……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不仅结巴还微弱,我顺着声音看过去,<br />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瘦弱的孩子,个头不高,身体就像一棵小树苗,四肢就像刚<br />刚长出的还带有青绿色的树枝,细细的脖子上却撑着一个大大的脑袋,我甚至有<br />些担心这么细细的脖子能撑得住那么大的脑袋么?<br /><br />  脸蛋黄黄的,没有润红的颜色,感觉像是缺乏营养的痕迹;两只眼睛感觉也<br />不太灵光,暗淡而无光,目光呆滞。<br /><br />  瞬间,一种怜悯之情冲入我的心扉,明明是村里最有钱人家的孩子,可是外<br />表却如此令人可怜?<br /><br />  点名完毕后,我开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教学,为孩子们讲述思想品德课,<br />我还记得那堂课的名字叫做《五常与四德》,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讽刺,如果<br />孩子们知道了以后我身上会发生什么,首先四德中的妇德我就配不上,不过这也<br />是后话了。<br /><br />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我也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教学任务,<br />说实话,一天的工作,还是让我非常应接不暇的,只有音体美和品德课可以一起<br />教学,而数学语文和英语,我则要分开教学,虽然全校只有15个孩子,但是分属<br />六个年级,比如我在讲四年级课程的时候,只有1个孩子在听课,其余孩子我安排<br />他们在教室里面做我布置好的习题。<br /><br />  接下来几天更加忙碌,因为这个学期很快就要结束了,我要准备孩子们的期<br />末考试,同时要安排好假期作业;而回到家中,要帮助父母做家务,虽然日子过<br />了匆忙,却也逐渐适应新的生活,有了一丝踏实的感觉。每天在学校,听到孩子<br />们嗲声嗲气的喊一声「秋月老师」,回到家中看到母亲那慈爱的眼神,我的劳累<br />也就随之烟消云散。<br /><br />  当我拿着第一个月的工资回到家中,递给父亲的时候,父亲紧紧地搂住了我,<br />十分激动,也十分高兴,但还是把钱一分不剩的装进了口袋,我知道他太缺钱了。<br /><br />  孩子们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随即放了暑假,我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我<br />的家庭当中,缺少了学校的繁忙后,也让我有了一丝丝空闲,我不禁想到了宏斌,<br />心中一阵惆怅,我现在已经和他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算了不再联系了,徒增相<br />互之间的尴尬和烦恼。<br /><br />  为了进一步了解每个孩子的情况,假期期间,我挨个进行了家访。期间,当<br />我来到赵康家时,见到了我家的恩人——赵叔和赵婶。赵叔在院子里和我简单寒<br />暄了几句,把我请进了家门,赵婶依靠在床上,看到我以后,挣扎的坐直了点,<br />说道:「秋月,快坐,老赵,去给秋月倒杯水。」<br /><br />  我连忙跑过去搀扶赵婶,「赵婶,您身体不舒服,就随意吧,赵叔不用忙了,<br />我就是来了解了解小康的情况,方便教育他更好的学习。」赵康看到我以后,抬<br />起头看了我一眼,露出兴奋的表情,嘴里说道:「秋……月……老……好。」<br /><br />  赵婶听了赵康的结巴口音,微微一皱眉头,说了句:「小康,你出去玩会去,<br />我和你秋月老师有话要说。」<br /><br />  待小康走远后,赵婶跟我说起话来,「唉,小康这孩子命苦啊,我打小这身<br />子骨就差,我怀小康的时候,又因为琐事动了胎气,身体就更不行了,小康这孩<br />子刚出生还没满月,就生了场病,发了高烧,等送到县医院的时候,已经烧了十<br />几个小时了,从那以后,这孩子也是体弱多病,直到现在是耳朵也背,说话也说<br />不清,不熟悉他的人,听懂他说话都很难。我们给他起名叫康,就是希望他以后<br />可以健康啊。」赵婶呜咽着说完。<br /><br />  听着赵婶的话,我心中一紧,想着命运多舛的自己,「同是天涯沦落人」的<br />感觉油然而生,不由得跟着落下了眼泪,「赵婶,别担心,小康会好起来的。」<br /><br />  「秋月啊,小康这孩子,在学校你要多费心啊,根据他的情况,照顾他一点<br />吧。」<br /><br />  「放心吧赵婶,回来我安排小康在最前面上课,我也会尽快适应小康说话,<br />以后我会常来的,多帮助小康,也多来看看您。」<br /><br />  接下来我们又一起寒暄了几句,我准备告辞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赵婶看我的<br />眼睛有些愣神,突然眉头又露出了一丝丝微笑。后来我才明白,这一丝微笑的味<br />道……<br /><br />               第七章:信件<br /><br />  家访完毕以后,我尽可能抽时间去小康家,一方面给小康辅导功课,一方面<br />也帮助赵婶做一些家务,可怜小康是一方面,报答赵叔赵婶的恩情是更重要的部<br />分,我的父母对我的做法也十分支持。<br /><br />  通过一个假期的沟通,我逐渐听懂了小康的说话,摸清了他组织语言的方式<br />甚至他小脑袋瓜中的想法,接触多了逐渐发现,这个孩子还是非常可爱的,也非<br />常听话。<br /><br />  很快暑假就结束了,我再次来到课堂,看着孩子们叽叽喳喳的欢快样子,我<br />也逐渐乐在其中。我直到现在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幼儿园暴力、小<br />学暴力?看着孩子们欢快、其乐融融的样子,你也下得去手?<br /><br />  我最喜欢上的就是体育课,所有孩子可以和我一起,我带着他们欢快的玩耍,<br />跳皮筋、丢沙包、追赶游戏等等,逐渐我有种把校园当作家的感觉,精力奉献给<br />了校园,也从校园中获得了欢乐。<br /><br />  下午是二年级孩子们的语文课,我给孩子们讲解着课本中的生字,通常我会<br />让孩子们用新学的生字组词并造句,提升孩子们的学习效果。在讲到「约」这个<br />生字的时候,我让一个孩子来组词和造句,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约——约定—<br />—老师和我约定好了,一会带我们玩跳皮筋。」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突然一震,<br />我猛然间想起来我和宏斌的约定,我不由自主的走了神,甚至忘记点评孩子的对<br />错。<br /><br />  「秋月老师,我说得不对么?」<br /><br />  「哦,不,你说得很好,坐下吧。」我赶紧回过神来,继续教孩子们读书识<br />字。<br /><br />  那天的课程是怎么结束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本来答应课程结束后去小康<br />家帮他补习功课的,我也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推后了,感觉浑浑噩噩,回到家中躲<br />进了自己的房间。<br /><br />  脑海中全是宏斌的音容与容貌,我的眼睛突然模糊了,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br />眶,我再也忍不住了,抓起笔来,写了一封充满了思念的信件,封好信件、贴好<br />邮票以后,写收件人地址的时候,我开始犯难了,甚至宏斌在哪个班我都不知道,<br />只能按照我已知的信息写上了:浙江大学企业管理系王宏斌。<br /><br />  第二天,我托付一个去镇里买化肥的老乡,帮我把信件寄了出去,我不知道<br />这封信能不能邮寄到宏斌手里,现在想起来,如果宏斌没有收到这封信的话,或<br />许对我们都有好处,相互之间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苦恼了。<br /><br />  半个月后,我收到了宏斌的回信,我当时有些懵了,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br />石压住,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种痛快已经不能用语<br />言来表达,似乎身上的每一个汗毛都有跳动的欢畅。<br /><br />  我颤抖着打开了信,「秋月,我想你,我也给海洋大学去过信件,可是没有<br />回音,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因为家庭原因,未能去上大学,我绝不对嫌弃你,更<br />不会觉得你低我一等,相反你的遭遇加深了我对你的爱怜,你等我毕业,我要娶<br />你做我的妻子,我要你和我一起创业,请相信我……」<br /><br />  读完信件,我的心,无法安宁,它在那里跳跃和颤抖,我甚至清晰听到了自<br />己心脏跳动的「砰砰」声,我确实为这来临的一切所兴奋不已,难以自持。泪水<br />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泪水中包含的是深情、甜蜜?<br /><br />  从那以后,我和宏斌之间书信往来,每次收到宏斌来信的时候,都是我最开<br />心的时候,细细品味那来自一封封书信中的浓浓爱意,邮寄出的信件中也饱含了<br />我一丝丝的爱恋。<br /><br />  一天晚上我在备课的时候,看到第二天要讲的大诗人王维写的《相思》,不<br />禁抬起头,望着窗外繁星点缀满的星空,细细品味着其中的每一句话:红豆生南<br />国,春来发几枝。<br /><br />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br /><br />  天上的繁星仿佛化作了那一颗颗红豆,我不禁联想到了宏斌,对啊,相思、<br />相思、相思……<br /><br />  宏斌啊,你可知道?我对你的思念就如同那银河蜿蜒不止……<br /><br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宏斌的心,通过书信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每天晚<br />上,读着宏斌的书信、心中思念着宏斌,安然入睡。<br /><br />  然而好景不长,一天我正在上课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br /><br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