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啊呜啊呜
字数:9403
首发:PIXIV(id=13716664)


            第三章命运所钟爱之人

  拥有超凡资质的婴儿出生后会被分配到各宗教进行培养,而那些虽然有一定
的资质,但是潜力比较有限的孩子则会和普通的孩子一样长大。在末法时代,他
们最多只能觉醒心灵方面的能力,比如窥测他人的情绪,与动植物进行简单的交
流等等。如果真的是天纵奇才,在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后,觉醒的能力会有质
的飞跃。

     ————————————————————————

  「前方路口直行50米后到达目的地。」

  「前方已到达『文昌心理咨询中心』,感谢您使用海豹导航。」

  等候室内,周子华靠在沙发上,假装在玩手机,眼角的余光时不时扫过正在
录入信息的助理小姐。

  自从风俗业改革以来,在国家的大力推动下,诊所里的护士装,学校的校服,
乃至于公务员的着装都开放了起来,去哪都感觉像逛窑子,这叫不过正不足以矫
枉。

  助理小姐的制服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一观点,蓝灰色的高弹性紧身袜包裹全身,
凸显出优美的曲线,从足部到锁骨浑然一体,连修长的脖颈都被完全覆盖,却又
故意露出莹润的肩部和光洁的腋下,形成了一个绝妙的视觉陷阱,以至于周子华
每一次偷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的停留在那对饱满坚挺的双峰之上。

  结合助理小姐精致的容貌和前凸后翘的火辣身材,周子华得出了结论。

  助理小姐是巨型人形挖掘机的驾驶员。×医生老色批了。√其实他对今天的
医生没有抱太多期望,两个月以来他已经见了三位医生。第一位医生似乎是个江
湖骗子,只会陪他唠嗑。第二位医生尝试性的给他开了某种针对性麻药,没有任
何作用。第三位医生看完实验日志大摇其头,声称才疏学浅救不了,然后把他推
荐到了这里。

  正想着,就听见斜对过的心理咨询室中,隐隐约约传来高跟鞋和地板摩擦的
声音。很快,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士推开门,小心翼翼地左右张望了一下,脸上还
残留着莫名的红晕。

  波浪卷发,塑形紧身毛衣,短裙渔网袜,她看起来仿佛金餮广场外围招揽客
人的流莺,正常的女性绝对不会穿这一身走在大街上。

  似乎注意到了周子华的目光,这位女士尴尬的轻咳一声,低下头快步离开了。

  一个温和浑厚的声音从咨询室中传来。

  「小雪,预约在两点的周先生,人来了吗?」

  「来了。」

  「那请他进来吧。」

  虽然周子华有点不太想进去,但是小雪助理的说服力实在是太大太圆了,他
无法拒绝。

  进门前,小雪忽然抓起周子华的手,塞过来一个小纸团,然后冲他俏皮的眨
眨眼,做了一个callme的手势。

  「周先生喝点什么?红茶可以吗?」

  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的周子华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

  人和人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同样是唠嗑,但是萧文昌医生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沐春风,如饮醇酒。

  「周先生你相信命运吗?」

  「那要看你说的是哪个命运了。」

  「有些人生来命途多舛,有些人则不劳而获。」

  「你说的没错。」

  「有些人被命运所钟爱,仿佛整个世界都站在他这边供他驱使。」

  「这我就听不懂了。」

  「我就是这样天生强运的人。」

  「萧医生你真会开玩笑。」

  「不信我们来试一试?说句心里话,我很欣赏你的那篇实验日志。这里有一
副扑克牌,你来设计实验,看看你我的运气谁比较好。」

  周子华看着手中的扑克牌,未拆封的3a扑克,买一打啤酒送一盒,不仅普
通,而且标准。

  「这简单,我来洗牌,我来发牌,我们比大小怎么样?」

  「没问题啊。」

  周子华给自己发了个3,给医生发了个6。

  周子华给自己发了个5,给医生发了个Q。

  周子华给自己发了个K,给医生发了个小王。

  周子华用手机下了一个随机数软件,来决定双方的抽牌。

  周子华给自己发了个J,给医生发了个大王。

  周子华给自己发了个8,给医生发了个9。

  周子华给自己发了个5,给医生发了个K。

  周子华再次改变策略,他连续给自己抽了3张牌,随后连续给医生抽了3张。

  5,小王,2,对上10,大王,2。

  ……

  27比3,医生没赢的三场是平局。

  最后还是医生主动站出来,承认扑克其实是魔术道具,被他动了手脚,才结
束了测试。

  但医生却拒绝告诉他其中的原理。

  「魔术嘛,说出来就不灵了。」他这样说道。

           ————————————

  黄叶飘零,阳光澄澈,秋色怡人。

  周子华走出咨询中心,深深地吸气,缓缓地吐出。

  冰冷而清新的气息充斥在他的胸腔,心中的愁绪也仿佛消散了几分。

  医生说他能把病治好,但是治疗要好几个疗程,每周都要去找他治疗,最好
不要间断。

  而周子华所有的资产,包括床底那几套典藏版的榨精机关锁,陪伴他多年的
几个手办和模型,还要加上手机里的手游账号,全部折价出售都不够一个疗程的
钱。

  他刚刚发现萝莉喜欢吃热的东西,正准备拿钱买一个好一点的电饭煲熬粥。

  贷款还没还完。

  那条蕾丝公主裙的价格也不低,给萝莉订制小号的还要额外花钱。

  慢慢来吧。

  还好他只是一条咸鱼,没有谈恋爱结婚延续自己基因的打算。

  结婚就要买房,就要找乡贤证婚,就要有足够的积蓄证明你的抚养资格,否
则夫妻二人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成为石头的孩子,甚至没法知道自己的
孩子是谁。

  想要自由地尽到自己生物的天性,就要进入残酷的利润优先的世界,被别人
玩割猫儿尾,拌猫儿饭的把戏。他们有一套标准化的流程,如同吃饭一样,先用
门牙切断,用工资差把人从故乡的关系网中切割出来,然后用磨牙碾磨,用价格
把人的理想,希望统统碾碎,再混合上唾液,用一套虚无的价值观把人重塑,最
终吞落胃袋,让人们在自己的等级体系中互相争斗,竞争少数几个早已被内定的
岗位。当一个人的养分已经被消化的差不多了,他们就把他抛弃,还要说是向社
会输送人才,然后再招个新人进来供他们剥削。

  如果待遇和创造的价值无关,只和市场的供需关系有关,那么人和货物又有
什么差别呢?大规模普及的教育不但没有创造更好的生活,反而让每个人都变得
更廉价了,何其讽刺。

  先去买电饭煲吧,治疗的事情攒几年钱就好了,再坏又能坏到哪去呢?

  周子华想起了孟婵小萝莉,心情总算好了起来。

           ————————————

  萧文昌缓缓捻开手中的纸团。

  [ ].纸条上什么都没写,只有几点墨渍。

  他笑了笑,走到等待室,看着正在扫地的助理小姐。

  「于敏君。」他吐字清晰,大声说道。

  「扫完地来我这里一趟。」

  于敏君很紧张,她感到口干舌燥,心脏怦怦的跳个不停。

  当医生叫她的本名而非小雪的时候,通常就意味着她要接受惩罚了。

  她原本是一名记者,见识了一些社会的阴暗面后感到焦虑,抑郁,在他人的
推荐下来到文昌心理咨询中心进行治疗,却被萧医生用催眠术控制,辞去工作成
为了他的助理。

  心理咨询室是萧医生施展催眠术的地方,而她的工作则是用软件编辑那些受
害者被催眠的视频,并分类归纳好。

           ————————————

  看见助理小姐走了进来,萧文昌把那张带有墨渍的纸条放在桌子上。

  「于敏君,坐在这张椅子上。」

  助理小姐立刻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乖乖的坐到了椅子上。

  「于敏君,回答我,你想要在上面写什么?」

  于敏君想要拒绝回答,却不由自主的开口道:「我想告诉周先生你会催眠术,
并且让他报警。」

  「你替我工作,我也给了你有限度的自由,现在你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

  萧文昌不紧不慢地从抽屉里捡出一个晶莹剔透的六棱柱小瓶,递给助理小姐。

  「前两次你都撑过去了,我想这次也不难,对不对?」

  「差点忘了,于敏君,你可以自由行动了。」

  于敏君沉默地接过瓶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明天早上八点我会准时来开门。」

  她咬了咬牙,仰头喝光了瓶子中的液体。

           ————————————

  于敏君站在拥挤的地铁车厢里,面色潮红,双腿微微分开,时不时猛然合拢,
摩擦一下。

  这是她第三次被迫喝下这种催情药。

  催情药经过特别的调制,会在人体内匀速释放出有效成分,时间为一天。有
效成分难以代谢,随着时间在体内积累,因此催情效果会越来越强。

  于敏君的子宫内被植入了一个特殊装置,在她高潮时,装置会释放解药,解
药作为催化剂,可以大幅加速体内有效成分的分解,但解药本身会很快被代谢掉。
因此她需要每隔一段时间高潮一次,直到催情药释放完毕。

  作为惩罚,一天后她才可以从医生那里获得解药,不过她只需要坚持到第二
天上班,只要她穿上制服,坐在咨询中心的电脑前开始工作,就会在催眠指令的
作用下进入高效的工作状态,屏蔽掉催情药的影响。

  将员工的专注度维持在较高的状态,从而提高生产效率,这才是催眠术的正
确用法。——萧文昌为了起到惩罚的效果,萧文昌曾针对性的给她植入了几条催
眠指令,作为助理,她还亲手剪辑过那个视频,并把它归纳到于敏君- 惩罚的子
文件夹下。

  第一,当她通过自慰获得快感接近高潮的时候,会进入快感的不应期,无法
感受到任何快感直到身体的兴奋程度回到一个较低的水平,即她永远无法通过自
慰达到高潮的真实。

  第二,她可以通过在脑海中想象和萧文昌做爱获得快感,代价是如果这样达
到高潮,她对丈夫的好感度会下降。

  第三,在高潮的同时如果认为萧文昌是她的主人,会让高潮的快感增强,时
间延长。

  第四,她不能主动向任何人传达她想要做爱的信息。

  还好她老公的技术不错,天赋也好,在前两次惩罚中,成功让她达到了高潮,
从而忍耐到了第二天,从萧文昌的手中拿到了解药。

  想起自己的老公,于敏君恨不得立马飞到他的跟前,让他把自己扒个精光,
再用那根粗壮的肉棒狠狠地把她肏到高潮。

  虽然工作能够屏蔽掉催情药的作用,但是催情药的代谢从喝下去的那一刻就
开始了,因此于敏君现在感受到的催情强度是4小时的水平。她的乳头和阴蒂已
经完全充血,轻轻蹭一下就能感觉到触电般的酥麻传遍全身,小穴内部也传来一
阵阵难耐的瘙痒感。

  身后男人的呼吸忽然吹在她的后颈上,激得她两腿用力一夹,内裤上多了一
抹淡淡的湿痕。

  炽热的欲望灼烧着她的理智,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男人坚硬的肉棒,无论
谁的都行,她已经痒得受不了了。

  她没法主动说出请求,只好将裙子从后面掀起,两腿分开,撅起屁股左右轻
轻摇晃,期望后面的男人能够做一把电车痴汉,只要他肯把大腿放在她的双腿之
间,让她美美地磨上两下就够了,若是能有一根肉棒插进她的骚穴,狠狠地刮上
一刮就更好了。

  后面的男人似乎掏出了什么东西,对准了她。他在拍照?还是录像?总之只
要能把肉棒给她就好。她满怀期望的不停摇晃着,但是很可惜,什么都没有。

  地铁进站,她感到一只肥厚的手重重地拍了她的屁股一下,男人头也不回地
下车了。

  这一站几乎下去了八成的乘客,连座位都空出来了,于敏君犹豫再三,找了
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就算是饮鸩止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用精致的坤包挡住他人的视线,把右
腿搁在左腿上,隐蔽地前后小幅度晃动起来。

  小学的时候,于敏君经常看见同桌趴在桌子上,把两腿并起用力,很快就浑
身颤抖,喘上几声,显得十分受用。自己出于好奇,模仿起来,没多久也体会到
了乐趣,开始在全班同学安静自习的时候偷偷夹腿,等熟练了之后只需要轻微的
夹动几分钟,很快就能舒服的一塌糊涂。

  但由于催眠的限制,每当她要达到高潮,积累起来的快感就会像阳光下的冰
雪一般消融,除非……

  于敏君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开始勾勒萧文昌的样子。

  她聚精会神地剪辑过那么多录像,对于萧文昌的身体,习惯,爱好都无比的
熟悉。他武学天赋很高,为人又自律,看上去只有30多岁,身材健硕,头发茂
密,关节粗硕,手掌宽大。肉棒勃起后长度一般,只有十四厘米,但是粗如鸡蛋,
坚硬似铁。

  随着她的想象,奇异的快感在体内一丝丝的积累着。

  ——医生的肉棒勃起了。

  ——医生的手掌掠过我的腰部和小腹。

  ——医生在我的耳边呼吸。

  快感冲击着她的躯体,她的气息逐渐变得急促。

  ——医生他开始吮吸我的乳头。

  ——医生把他的手指插进我的小穴,不停的搅弄着。

  ——医生让我含着他的肉棒。

  她死死地夹着双腿,玉足忽然弓起。

  ——医生把我扔在办公桌上,就像他对那些女士做的一样。

  ——医生的肉棒在小穴外徘徊,大拇指快速摩擦着我的阴蒂。

  她感到快感积蓄得几乎满溢出来,腰腹部几乎失去了知觉,淫水在不停的流
淌。

  她知道如果她继续下去,她就能得到梦寐以求的高潮,而她对丈夫的好感度
将会永久的降低。

  她必须停止想象。

  ——医生的肉棒正在缓慢的插进来。

  她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医生的肉棒忽然加快,狠狠地抵在她的花心上!

  积蓄的快感轰然引爆,体内的律动已经开始,她的高潮已经无可避免。

  于敏君用尽全部的意志力,忘掉医生,想象着自己的丈夫,中指的指腹轻轻
刮过阴蒂。

  快感一瞬间烟消云散。

  她剧烈的喘息着,身下的座位已经濡湿了一大片。

           ————————————

  距离于敏君喝下药剂已经过了6个小时。

  她的丈夫马上就要到家了。

  地铁上,她在最后关头中断了自己的高潮,高潮前奏的律动让体内的装置释
放了极微量的解药,所以她才能忍到现在。

  即便这样,她也快维持不住自己的理智了。

  她最多能在4个小时的药效前保持理智,超过4个小时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
高潮。

  第一次惩罚的时候,除了晚上和丈夫做爱之外,她通过想象和医生做爱高潮
了两次,对丈夫的好感已经从至死不渝下降到了两情相悦。

  第二次惩罚的时候是盛夏,她凌晨两点穿着情趣内衣偷偷溜出去,在被称为
野合圣地的榕树公园待了整整两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浑身精斑点点,鞋都少了一
只。

  现在她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揉动着充血挺立的阴蒂,小穴口一张一合,
性器的边缘沾满泡沫状的白浆。

  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从高潮的边缘滑落,现在她要做的是尽力的不去想萧文
昌,坚持到丈夫回来。

  不知过去多久,忽然,门外传来钥匙划在锁头上的声音。

  于敏君从床上跳了下来,披上睡衣,强忍着体内的欲火,装成刚刚要睡的样
子。

  她听见卧室外沉重的脚步声,客厅的沙发吱呀作响,最后传来响亮的鼾声。

  她惊惶地推开卧室的门。

  看见他烂醉如泥,瘫在沙发上。

           ————————————

  于敏君已经快被体内的痒意逼疯了,她尝试了一切办法,泼水扇耳光扎针,
都没法让一个醉鬼醒过来。

  现在她正看着手中的两个药瓶,进行着艰难的抉择。

  第一瓶是安眠药,服用后睡得跟猪一样,她拿老公试验过了。

  第二瓶是壮阳药,服用后硬得跟铁一样,她也拿老公试验过了。

  凭着这两瓶药,她有信心在凌晨用老公让自己再高潮一次,这样就能忍耐到
上班。

  但是两种药上面都明确写着醉酒勿用。

  于敏君苦笑了一下,把药收了起来,在丈夫的额头和脸颊轻吻。

  只要达到高潮就好,只要高潮快点结束,自己对丈夫的爱就不会损失太多。

  她躺回到卧室的床上,缓缓闭上双眸。

  ——医生粗暴的掰开我的双腿。

  她分开了双腿。

  ——医生揉搓着我的阴蒂。

  她用手指蘸着淫水,在阴蒂上画圈,发出淫乱的呻吟。

  ——医生毫不留情的插了进来!

  她将一个粗硕的黑色硅胶假阳具插进自己肿胀的淫穴。

  ——医生把我当作飞机杯一样使用!

  她不顾手臂的酸麻,快速地抽动着阳具,从小穴中挤出一股股白色的浆液,
发出嗤嗤的声响。

  ——医生把精液射在了我的体内!

  她忽然双腿紧绷,身上泛起片片潮红。

  她没有停下想象,反而无意间启动了一个危险的开关。

  「……进来了……射进来了!!嗯……嗯……萧文昌……是……主人……啊!
……这种感觉……啊!萧文昌是我……最亲爱的主人……哈……好爽!啊!啊!
萧文昌是主人……射进来……啊!要飞了……啊!啊啊啊!」

  于敏君猛地弓起身体,又重重落下,硅胶阳具被甩了到了地上,从未体验过
的崩坏快感快速击垮了她的意志,将她彻底改造成了一头发情的雌兽。

  「别停……啊!……我是萧文昌的性奴!啊!啊!……还要!啊!我要每天
舔他的脚!啊!啊!啊!不行了!又来了!啊!……我,我要做他的精液便器!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扭动着身躯,双腿胡乱的踢动着,手指不停扣挖着小穴,放声浪叫起来。

  「啊!啊!啊!继续!还要!我是他最淫荡的贱奴!啊!啊!……我天天求
他肏我!我人生的意义就是被萧文昌肏!啊!啊!啊嗷嗷!……我是他的性奴!
我是性奴嗷嗷嗷!我是奴嗷嗷嗷嗷嗷嗷!」

  她叫的声嘶力竭,每喊一声都会导致一个更高的快感浪潮袭来,涌遍她的全
身,把她的魂灵打的粉碎。直到她的身体支撑不住,昏倒在床上,在快乐的余韵
中时不时轻轻颤抖一下。

           ————————————

  「老公~ 起来,喝点水,喝点水再睡。」

  于敏君扶起着她的丈夫,温柔地给他喂水。

  「把这两粒药吃了,吃了头就不痛了」

  看着丈夫吃了药,昏昏的睡了过去,她心理闪过一丝歉疚,仅此而已。

  她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是她法律上的丈夫,是她倾心爱恋的人。

  他们互相包容,互相依赖,说好了要白头偕老,看儿女成人。

  他们两年后准备要一个孩子,为了这个孩子他们一起想了很多名字,男孩叫
继廷或承轩,女孩叫采莲。

  他从来不喜欢酒,应酬又总免不了要喝。

  ……

  桩桩件件的回忆仿佛就在眼前,却激不起一丝涟漪。

  他现在只是一个她认识的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但是于敏君又想要了。

  刚才连绵不断的高潮让她浑身酸软无力,但在药物的作用下她的身体又开始
发情,逼迫她从昏迷中醒来。

  而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阻碍她寻求快乐了。

  她粗暴的扒下丈夫身上的衣物,眼中只有那根在药物作用下高举的肉棒。

  扯过一块枕巾遮住丈夫的脸,于敏君毫不犹豫的跨坐了上去,双手撑在他的
胸膛上,缓缓将肉棒纳入到春潮涌动的淫穴之中。

  她的丈夫因为胸口的重压和脸上的枕巾难以呼吸,在酒精和安眠药的作用下
只能无力的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哀鸣。

  她丝毫不在意丈夫的哀嚎,脑海中翻滚着萧文昌把她当作性奴随意使用的画
面,腰肢快速的上下起伏,凶狠得榨取着胯下的肉棒。

  「……哈!……哈!……就要……要到了!……啊!啊啊啊啊!我是萧文昌
的性奴!!」

  要来了!要到了!她急促得喘息着,眼泪和口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激动
得准备即将迎来的高潮,却感到体内的肉棒猛然跳动了三五下。

  再坚持一分钟!半分钟就行!她趴伏在丈夫的身上,加快了摆动的频率,然
而让她失望的是,肉棒在射精后很快就软了下来,她一动便滑了出去,像一条肥
胖的蚕一样卧在他的大腿上。

  「废物鸡巴!真是没用!」她气得发疯,跳起来给了丈夫两个耳光,随后不
顾药物的剂量,捏开他的嘴往里硬塞了两片,合着水灌了下去。

  没过多久,女人的尖叫声又在家中响起,久久未能停歇。

           ————————————

  第二天,文昌心理咨询中心门口。

  萧文昌惊奇的发现助理小姐换掉了平日白衬衫,铅笔裙,高跟鞋的打扮,转
而穿上了一身橙色的连衣裙,踩着露趾凉鞋,脑袋上还戴着一顶大大的宽沿帽子,
上面装饰着蓝色的蝴蝶结。

  他也不去开门,就这么远远看着助理小姐。

  助理小姐焦躁得走来走去,时不时用手提一提凉鞋,抚弄一下裙子,见无人
注意,便将手伸进裙子里揉动两下。

  她看了看手机,好像明白了什么,四处张望着,很快就发现了医生,气呼呼
地跑过来,用力打了他胳膊一下。

  「于敏君?」医生板着脸,皱起眉头,诧异问道。

  「别演了,她已经被玩坏了,差点谋杀了她老公。」助理小姐扯过医生的手,
拉着他往中心走去。

  「快给我解药,怎么给都行,我六点就醒了,还要收拾那边的烂摊子,已经
忍不住了。」

  「她能坚持四个小时,你怎么连两个小时都坚持不住。」

  「别废话,快点儿~ 」

           ————————————

  等候室内,萧文昌抱着助理小姐躺在沙发上。

  萧文昌赤裸着身躯,助理小姐脚上倒是还蹬着那双凉鞋。

  「小雪你可真行,于晴,于小小,于敏君,去年到现在这都玩坏三个人格了。」
萧文昌悠悠点起一根烟。

  「嘿嘿嘿。」于小雪刚被透了个爽,一边傻笑一边玩自己的头发。

  「你当年主动跑过来,拿自己的人格帮我开发催眠能力,是不是早就想着这
一天了,啊?小荡妇?」萧文昌调笑道。

  「才没有~ 我才不是荡妇呢,肯定是你当初实验的时候把我弄坏了。」于小
雪坚决否认,并试图倒打一耙。

  两人腻歪了一会,还是于小雪率先提起了正事。

  「于敏君她老公体质不错,被她折腾了一宿也没出什么毛病,估计中午就醒
过来了,你得去做善后工作。」

  「还不是你自己挑得好,拿着卷尺亲自在那里量,说什么这个肉棒够粗够硬,
长得也还行,比我强多了?」

  「哎呀你怎么还记着这事,你当时不是也挺兴奋的嘛,还说什么装个摄像头
把我吃了药求欢的视频录下来……」

  「好好好,不说了,我一会就去。」萧文昌老脸有些挂不住,败下阵来。

  「对了你的念动力开发的怎么样了?我记得上次已经能打苍蝇了?」于小雪
忽然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我记得你过去只关心催眠能力的啊?」萧文昌抖了抖烟灰,
烟灰被一阵无形的力量包裹住,送进了烟灰缸。

  「到时候你可以用念动力给我的下一个人格偷偷下药嘛,我都想好了,剧本
就叫发情时才有灵感的h漫作家……」

  「啊?还来?你让我歇两个月,改写深层意识的催眠很累的好嘛……」萧文
昌叫苦不迭。

  「累?累你昨天还和那个周什么的玩扑克牌的游戏?你那本破书,琢磨到现
在也才开发出一个法术,耗蓝高还没卵用!」

  「那叫幽冥小术,买到手里只有残篇我也没办法。不过那个周先生倒是有点
秘密。」萧文昌故作神秘道。

  「什么秘密?大不大?」于小雪眼睛一亮。

  「他被催眠过,身上还带着诅咒。」萧文昌没听出于小雪的话外之意。

  「那你还给他治?你就催眠有点本事,念动力连苍蝇翅膀都捏不住,万一别
人嫌你坏事怎么办?」于小雪有些担心。

  「没事,我查看过了,催眠我不会动,导致他早泄的诅咒本身已经快要消散
了,到时候忽悠他把钱交了就好。」

  「那你不怕他本身有什么背景?」

  「所以我才和他玩扑克牌,他的运势也就一般,比我差远了,就算有背景恐
怕也是负面效果。」

  「对了,我昨晚想到有一个有趣的点子。」萧文昌掏出手机,给周子华发了
一条短信。

  「周先生,我是萧医生,我忽然想起了你实验中的一个漏洞,你要不要试试
伪娘?」

  PS:赶紧写点能冲的东西,不然这书怕是没人看了。

  PS2:有人在看吗?要是有的话随便评论点什么让作者高兴一下好不好?你好,有人的,只是你这妥妥标题党,萝莉根本没多少戏份(引用:
原帖由 jju12315 于 2020-9-16 19:41 发表
你好,有人的,只是你这妥妥标题党,萝莉根本没多少戏份(
先不说标题党的问题,慢热就不要更新这么慢啊,反正我先等着了,给你点个赞然后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