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第一章 1993,末世<br>「我这是在哪里?」<br>萧逸迷迷煳煳的从睡梦中醒来。<br>看着眼前的场景,脑中一片混乱。<br>这是一间颇为豪华的卧室。<br>墻上贴着紫色的鎏金墻纸。<br>地板也是古朴厚重的原色实木地板。<br>红木做成的床头柜上摆放着豪华床头灯和一只古铜打造的时钟。<br>一块劳力士手表散发着璀璨的黄金光泽。<br>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这个房间的主人的富有。<br>「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怎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到底是什麽地方?」<br>萧逸狠狠的敲了几下自己有些撕裂的脑袋,一连串疑问从他的口中传出,但<br>是并沒有人回答他,四周一片安静,沒有一丝一毫的动静。<br>这些疑问,直到萧逸看清床头柜上的时钟,才让他幡然惊醒!<br>「1993年!」<br>萧逸勐的坐起身,惊骇的看着床头的时钟,上面显示着几个英文子母和一个<br>日期:1993- 10- 3- 7:30「难道是时钟坏了?」<br>萧逸拿起沈重的时钟反复看了看,伸手拉了一下床头灯的拉绳。<br>然而,奢华古朴的床头灯并沒有发出任何亮光。<br>「沒有电吗?」<br>萧逸继续试了试另一边的开关,确定是沒有电的原因之后,萧逸这才站起身,<br>走到窗边拉开窗帘。<br>下一刻,萧逸的瞳孔急速收缩,被眼前的场景震撼的险些一屁股跌倒在地!<br>「不!这!!这是怎麽回事?」<br>萧逸有些颤抖的撑起身子,看着窗外不远处的公路上密密麻麻正在漫无目的<br>的徘徊的人,惊骇的无以复加!<br>这些「人」,或是已经沒了胳膊,或是已经沒了半边身子,或是直接已经沒<br>了腿脚,在地上爬动。<br>总之几乎每一个都是残缺不全的。<br>「丧尸?!」<br>萧逸重重的咽了一口口水,强忍着心中的震撼,爬起身仔细的看着窗外的行<br>尸走肉。<br>仔细观察之下,他可以看到,离他最近的一个缺了半个脖子正在护栏外张望<br>的女人的脸。<br>那是一张恶心而又满是麻木的脸。<br>腐烂的血肉,灰白的眼珠子,尖锐而又沾满恶心粘液的牙齿裸露在垮塌而又<br>巨大的嘴巴外。<br>仅有的体貌特征和那高挑丰满的身材,显示着这个女人是一个白种女性。<br>萧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显示着1993- 10-3-7:<br>35的时钟。<br>这一次,他终于确定了。<br>「我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末日的世界!」这一刻,萧逸有种<br>欲哭无泪的迷茫。<br>丧尸对于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人来说并不陌生。<br>大量的丧尸电影和末世小说,让萧逸很快清楚了自己的处境。<br>过了良久,萧逸总算是从迷茫与惊骇之中清醒了过来,坚韧不拔的心理素质<br>让他很快接受了眼前的事实。<br>既然来到了末世,那就想办法继续好好的活下去吧。<br>至少,现在他拥有了前世梦寐以求的属于自己的大房子和体面的生活。<br>萧逸看着豪华的卧室中应有盡有的摆设和床头柜上的劳力士手表,不禁有些<br>感慨。<br>就算再糟糕,那也不会再比前世生活在狭小的笼屋之中被房贷、车贷压得喘<br>不过气来,连找女朋友都不敢找这样的日子活的舒坦。<br>至少,现在自己毫无负担,而且,还可以活得肆无忌惮。<br>大不了,就是被丧尸给啃了!<br>以前遇到不满的事情,只能忍气吞声,空有一身武力,却不敢动人分毫。<br>现在,满大街的丧尸,都是他盡情杀戮的猎物!<br>若是能够适应末世的生活,找到活下去的方法的话……<br>萧逸不由得自嘲一笑:「或许,我这个三十岁的剩男,可以在这里找到属于<br>我的女人……甚至,还不止一个!」<br>末世,沒有规则,沒有道德,强者为尊,拥有武力和资源,就是末世的王!<br>而那些可以在盛世漫天要价,盡情羞辱鄙夷男人的女人,在这末世,或许不<br>过是男人的一种附庸或者资源罢了!<br>男人,可以随意的支配女人的命运!<br>自然,也可以轻易的得到曾经高不可攀的女神!<br>将思绪从YY中拽了回来,萧逸开始考虑接下来的首要问题。<br>「现在,最要紧的是看看这屋子里有还有多少食物和水,再弄清楚,我现在<br>在哪里!最好,能够找到一些防身的武器。」<br>萧逸从柜子里翻了一根挂衣架的木棍出来,嘟囔着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的门,<br>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门外,在确定沒有危险之后,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br>这是一栋标准的美式建筑,整栋楼,不过只有两层。<br>从二楼下来,便是客厅,客厅的左侧,则是厨房。<br>萧逸紧了紧手中的木棍,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走进厨房。<br>厨房看起来有些凌乱,不过萧逸首先註意到的,却是一台巨大的冰箱。<br>「卧槽!」打开冰箱的一剎那,萧逸忍不住惊喜了起来。<br>冰箱里不仅存放着许多食物,而且还有许多的饮料和酒。<br>看起来,这栋別墅的原主人,是一个和自己一样不怎麽喜欢出门的宅男。<br>这些食物和饮料,足够让自己在这里维持一段时日了!<br>「嘭!」<br>「啊!!!」<br>「法克鱿!你们这帮该死的碧池!都他妈的去死吧!」<br>正在这时,屋子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和一<br>个男人的咒骂声,听声音,似乎就在自己的屋子不远处!<br>听到活人的声音,让萧逸立马激动了起来!<br>                 第二章  幸存者,超级巨星夫妻<br>「有別的幸存者!而且还有一个女人!」萧逸兴奋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忍<br>不住咽了一口口水!<br>无论怎麽说,这至少证明,在这个末世,不仅仅只剩下他一个幸存者!<br>如果只有他一个幸存者的话,那将是多麽的孤独与寂寞。<br>就算有足够的食物和水能够活下来,萧逸估计自己也承受不了这种寂寞,最<br>后会疯掉。<br>循着声音的来源,萧逸急忙跑到窗口,朝着窗外看去。<br>只见一辆越野车撞破了他別墅门前的铁门,冒着白烟发出一阵「哆哆哆…<br>…」的声音,四周的丧尸,好似发了疯一般,被汽车的声音吸引,疯狂的朝着越<br>野车张牙舞爪的围了上来。<br>这些丧尸行动的速度并不快,甚至还有一些笨拙,但是惊人的数量,让萧逸<br>意识到,若是陷入丧尸群之中,就算是特种兵,估计也是必死无疑!<br>透过汽车的挡风玻璃,萧逸可以看到车内一男一女的模煳身影,这两人似乎<br>是吓坏了,躲在车内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br>该不该去帮帮他们?<br>萧逸皱着眉头看着越野车四周越来越多的丧尸,被汽车的撞击声吸引,此时<br>铁栅栏门外已经有数百头丧尸在围向越野车。<br>幸好这里看起来是郊区小镇,四周除了有一些稀稀拉拉的別墅之外,就是大<br>片的绿地。<br>所以,这里的丧尸并不是太多,就算周边的丧尸全部被吸引了过来,也不过<br>就是数百上千头。<br>萧逸不敢想象,若是丧尸病毒出现在自己曾经生活的世界,那拥挤的城市和<br>密集的人口,这会是多麽恐怖的灾难!<br>这让萧逸,不由得有些暗暗庆幸。<br>从自己的屋子到越野车这段距离,因为有铁栅栏围墻的阻隔,所以暂时并沒<br>有丧尸。<br>自己若是现在过去帮忙的话,应该沒有什麽危险。<br>但是,现在铁栅栏门已经被越野车撞歪了,外面的丧尸,随时都有可能进到<br>院子里来!<br>而且,这两人来歷不明,进来之后,不仅要跟自己分食物和水,甚至还会对<br>自己产生威胁。<br>救?<br>还是……<br>不救?<br>正在萧逸皱眉沈思之际,车上的男人打开了天窗,拉着女人从车子里爬了出<br>来。<br>四周的丧尸见到活人,就像是苍蝇闻到了腐肉味道一般,发了疯一般的朝着<br>车上扑了上去。<br>幸好,越野车的高度足够高,笨拙的丧尸,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爬上越野车。<br>就算有比较灵活的丧尸爬上了越野车,也会被后面的同类给硬生生的拽回去。<br>「呵呵呵……」<br>「呃呃呃!……」<br>「吼……吼……」<br>「啊!!啊!!!!」女人被脚下伸上来的爪子吓得一阵尖叫,而男人则是<br>歇斯底里的挥舞着手中的斧子一阵怒吼。<br>这些丧尸的身体似乎很脆弱,消防斧一砸中丧尸的身体,便会被轻而易举的<br>削掉一大块。<br>但是除了被砸爆了脑袋的丧尸,其他的丧尸依旧还是张牙舞爪的继续扑向两<br>人,面对消防斧,这些丧尸根本不知道什麽是畏惧。<br>「汤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丧尸越来越多了!」女人惊声尖叫着躲在了车<br>子的顶上,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对着正在砍丧尸的男人惊慌的喊道。<br>这时候,萧逸看清楚了女人的样貌!<br>「妮可- 基德曼!」萧逸目瞪口呆的看着身材姣好,有着一头金发的绝色美<br>女惊声尖叫道。<br>这个世界级的女星,获得过奥丝卡金像奖最佳女演员的国际巨星,萧逸怎麽<br>可能不认识?<br>就算在全球范围内的所有女星之中,妮可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超级巨星了!<br>就在穿越之前不久,萧逸还在网上看了她主演的电影《海王》,妮可饰演的<br>高贵而又优雅的亚特兰娜女王,让萧逸记忆犹新!<br>这位不老女神,就算是在40多岁的年纪,依旧还是风韵犹存,让人为之着<br>迷!<br>而现在,这位女神居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看起来似乎比荧幕上年轻<br>靓丽许多!<br>1993年……<br>按照现在的时间推算,她应该才26岁,正处于她人生最有活力,最富有魅<br>力的阶段。<br>而那个正在气喘吁吁的砍杀丧尸的男人,不用看萧逸都猜到了!<br>汤姆- 克鲁斯!<br>电影《碟中谍》男主角。<br>世界级男星。<br>金球奖最佳男演员。<br>妮可的新婚丈夫汤姆!<br>这是一对国际巨星夫妇!<br>还未等萧逸从惊讶中缓过神来,越野车上的汤姆- 克鲁斯就已经带着妮可-<br>基德曼成功的从越野车上跳到了院之中,朝着萧逸所在的房子沖了过来。<br>门外疯狂的丧尸拼命的拍打着摇摇欲坠的铁门,想要从铁门和汽车的缝隙之<br>中挤进来。<br>「有人吗?!!开门!!救命!!救救我们吧!!」<br>「哐哐哐……」<br>「有沒有人?!快开门!」<br>「嘭!嘭!」<br>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和斧子砸门的声音!<br>萧逸伸向门把手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br>院子外的铁栅栏门随时都有可能被成群的丧尸推倒,大群的丧尸,随时都有<br>可能沖到院子里。<br>一旦丧尸沖入院子,这两人就陷入了绝境,在密密麻麻的丧尸疯狂的攻击下,<br>必死无疑。<br>而这个年代,美国的治安并不理想,所以,这里家家户户几乎都做了很好的<br>防盗措施。<br>这间屋子一楼的所有门窗之上,都装了防盗的铁栅栏。<br>就连门也是由钢做成的防盗门。<br>若是萧逸不给两人开门,两人绝对必死无疑!<br>救?<br>还是……<br>不救?<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