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序<br>老鲁像往常一样盯着手机,坐东区食堂一隅,偶尔扒拉两口菜,偶尔动嘴嚼<br>两下,米粉肉,炝炒圆白菜,酱萝卜与酱瓜,冬瓜海米汤,快四年的时光,早吃<br>遍了校区内所有食堂的食谱,就像他在刷的游戏日常任务一样,重复而枯燥。但<br>老鲁从不点外卖,也不常去学校外面的餐厅,日日来光顾这东区食堂,是这食堂<br>盛産美味佳肴还是有什麽特別的隐藏菜单?非也,只因这东区食堂临近经管学院<br>和外国语学院,是娇嫩娘子泼辣骏马应有盡有,尤是这开春后,一个个娘们儿们<br>穿得赛清凉,双双白腿眼前晃,老鲁此乃不爲佳肴爲佳人,不顾食餐食美色。<br>正咬着软糯的脂肪,老鲁对面闪出来一高大青年,把餐盘往桌上一撂,挡上<br>了他极佳的视野,这人正是他那该死的不解风情的单身狗同学乐灼。<br>老鲁气道,「你怎麽他妈又吃咖喱。」<br>「我就爱吃咖喱。」<br>「你天天吃咖喱!」<br>「我又沒天天来学校!」<br>老鲁心里一合计,也是,这孙子之前几年磨洋工逃课不说,大四以后更是露<br>面都不怎麽露,「那你来干嘛,我正看美人儿看着高兴,你一糙老爷们儿来这儿<br>干嘛?有碍观瞻懂不懂。」<br>乐灼囫囵扳着稀了咣当的咖喱,「嘿!你一个法学系的,文法学院在学校那<br>头呢,得走个八里地,这麽鸡巴远,天天跑着来吃饭还说我了?」<br>「那合着你他妈就不是了?唉,你怎麽也来这吃饭了?」<br>「路过不行吗?」<br>乐灼嘴上虽这麽说,却脸露僵硬之态,老鲁暗道:这厮定是有鬼。<br>「跟兄弟说实话啊,是不是在经管那丛里嗅到哪朵蜜了?之前学生会那个韩<br>什麽……」<br>「……不是。」<br>说来乐灼算不上16级法学的一朵草,也算得上端正高大,尤其被女生说有<br>一种男人味,小娘们儿也挺爱往他身边凑的,他却不知是沒想过谈恋爱还是过于<br>迟钝,经常被人提醒才惊觉错过了几百炮。<br>「你这停顿又是何意?」<br>「……」 他又停顿了一下,㧟了一勺米饭携着切成磙刀块的胡萝卜,眼神<br>有点涣散,「一言难盡。」<br>「快快说来,我就爱听这一言难盡的。」<br>乐同学犹豫了一下,锁紧眉头,之后又放弃般叹了口气,「你说如果有人欠<br>了你们家一笔钱,他还不上了,把女儿抵给你当老婆了,你愿不愿意。」<br>老鲁放下手机,郑重道:「乐灼,你一个老二次元了,就算是写小说別这麽<br>昭和行不行。」<br>乐灼听后无能狂怒,「这都能扯到昭和?!而且你才老二次元,你们全家都<br>是老二次元!」<br>「那就別来什麽天降系这套了,回归现实好好当舔狗,等待女菩萨不好吗?<br>」<br>「你才舔狗!老子说正格的呢!」<br>此君心想,就是老子不爱说你那些狗屁恋爱史,当个舔狗舔的人都能横跨c<br>os圈、汉服圈、摄影圈、潜规则圈,高校贵乱四大圈一个不落,要把那八角关<br>系浪漫史写出来,能比咸丰年间的老太太裹脚布还长,「我是行得端坐得正,就<br>算舔女人脚是也是出于爱好,绝非出于本性,不像那鲁某人——」<br>「停!——」老鲁立马蹦起脸,「做人留一缐,开黑好相见。」<br>「唉,从那以后,鲁大才子就如此惺惺作态,到处寻觅儿女人,实是走不出<br>啊,忘不了~忘不了你的泪~」<br>「同志,別开腔了,谢谢您了,让我好好吃口饭吧。」<br>二人瞎鬧一通,那乐灼心里有话,也只得作罢,掖了掖开襟的帽衫,好好吃<br>起淡而无味的咖喱,沒吃两口,那碎嘴唠叨的老鲁又耐不住寂寞,「嘿,嘿,你<br>考研定沒定下来。」<br>「不是都说了吗,学法有什麽好考研的,在学校再呆两年,人家一问你多大<br>了干什麽的,你也只能说——」<br>「24岁,学生desu——」<br>「你这才叫老淫梦了,刻进dna的台词。」<br>「我这不是想找个人陪我吗。」<br>「去骗那些年少无知的——嗯?」<br>说着他突然发现对面的老鲁眼神不对,届时也感到有一只手轻轻拽他的衣衫<br>,乐灼勐回头,见一挎包着圆领织杉与修身筒裤之女子,留黑长直,披肩略余,<br>黛眉琼鼻,樱唇微抿,明眸汪了汪水,她收回七分袖下的细嫩胳膊,待他回头,<br>有点委屈地说,「我,我找了你半天,怎麽来吃饭了?」<br>「啊……」乐灼看了看眼前的年纪稍长的美女,又望了望目瞪口呆的老鲁,<br>「那个……我刚才看你好像和你同学走了,以爲——」<br>「乐,乐乐灼,这,这位是——?」<br>那女子被老鲁一问,略显惊慌,看乐灼也同样失措,遂眼神一定,娓娓道来<br>,「您好,我是乐灼的未婚妻,凌绫。」<br>这话一出口,周遭刚才冷漠旁观打鬧二男的衆食客皆惊诧。<br>「哦,啊?」<br>乐灼也不怪老鲁沒反应过来,「对对对,她在那边的産业经济研究所读博士<br>。」<br>女子见旁人都围观过来,拍了拍乐灼,小脸微微偏向堂外,乐灼会意,两人<br>便仓促告別,仓皇离开。<br>过了半晌,老鲁才觉得自己琢磨过味儿来,沖着老友背影一嗓子吼出,「你<br>晒你马呢!」<br>---------------------------------<br>-----------------------------------<br>-------------------------<br>1<br>乐灼和凌绫出门后,步伐不齐,一会儿乐灼前,一会儿乐灼后,二人都想适<br>应对方,结果只徒增尴尬,走到当停车场的空场,乐灼习惯地离着老远就用车钥<br>匙解锁车门,宝马的响声让有些人注意到,女子迅速把头低下,等不及乐灼给她<br>开车门,就自己快步上去,这弄得乐灼也很不自在,但这也不是不可理喻,毕竟<br>他们俩也才认识两天。<br>女人道,「乐灼……下次要来学校能不能別开这种车。」<br>「怎麽了?因爲是別摸我?」<br>「什麽別摸我,」女子听到他的俏皮话微撅红唇,「太贵了,我怕让人看到<br>——」<br>「这还贵,这就是3系又不是m3,而且难道你们家以前开不起吗?」乐灼<br>按钮把车打着,望那女子,看她脸色窘迫,「你这样弄得我怪不好意思似的,好<br>像你包养了怕被人知道一样。」<br>「可……可我这就不是……」<br>她声音弱了下来,看向乐灼的眼神带着幽怨,脸带着臊。<br>不过说起来也确实是这麽回事,乐爸是周六来的电话,开门见山,「儿子,<br>有那麽一事,有人欠债把女儿抵给你当老婆了。」<br>一串话说下来,乐灼愣是沒反应过来怎麽接这茬,「那……那到底欠了多少<br>钱。」<br>「他们家房子抵了还差个5876万吧。」<br>乐灼先道「卧槽!」,又心里合计,估计老爹上半年都白忙活了,也怪不得<br>他这麽记仇,居然能把这笔债务记忆精准到万位,「那……那这合法吗?」<br>「……彭!」只听那边一声高尔夫球响,「喂,你说啥?」<br>「爸,你拐卖人口进去了,可別连累我啊。」<br>「屁!」看来他老子球路应该沒掌握好,「我就是要钱,是你妈看上了人家<br>闺女,说公司帐上窟窿我们给堵上,就当聘礼了。」<br>乐灼一听到罪魁祸首是自己老娘,顿感不妙,自己妈什麽审美,儿子心里十<br>分清楚,竟看中一些脸盘丰满活泼会来事儿的女的,一想到被那种大姐叫着老公<br>,他就浑身拔凉。<br>「別吧,爸,这都什麽年代了,別了,跟我妈说算了吧。」<br>「那钱怎麽办?那他妈就是一笔烂账,还真有那种蠢蛋去投资什麽野鸡的新<br>能源项目——」<br>沒等乐爸骂个痛快,乐灼房子的门铃就响个不停,他爲了上学方便和清净,<br>买了京中西边近郊的別墅,平时根本沒人来,他想定是自己狗东买的什麽到了,<br>快步去玄关应门。<br>夹着手机边走边说,「那要是一丑八怪怎麽办,问题我也不认识人家啊。」<br>「就是凌家那姑娘,你成年过生日的时候人家还来过呢。」<br>「那谁啊,我早忘了,我要不喜欢呢,我又沒沒到找不到老婆的地步吧,我<br>这才多大,我妈是操哪门子心——」<br>说到这里,他拉开了门,外边站着一个穿着薄风衣的女人,她拖着拉杆箱,<br>脸上的笑容甚是勉强,正是现在坐在乐灼身旁的,欠了乐家六千万的凌家长女—<br>—凌绫。<br>那时候的她教养中透着拘谨和紧张,完全沒有刚才食堂直说是乐灼未婚妻的<br>直率,两人四目相对半天,她才不知道爲何微微鞠躬道了声「你好」。和乐灼父<br>母确定后,就不明不白地住到了乐灼自己的欢乐小窝,据乐妈说,凌家祖宅都给<br>抵了,父母天天出去忙着想办法续命,人家小姐金枝玉叶,总不能流落街头,而<br>这女人似乎也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望向她时,她总是露出一种明显作假的微笑<br>。<br>她的举止很优雅很克制,她的声音清新悦耳,她的人也是那麽美,虽然沒新<br>垣结衣那麽美,但是要乐灼说沒想法是假的,可那又能怎麽样呢,那女人到了他<br>家给他打扫房间,烹饪备餐,甚至昨天还洗了他的衣服,决定住下后一直在干活<br>,沒事了就坐得远远的,脸上戴着面具,带着亏欠,连今天早上和他说去学校都<br>带着询问上级的语气。<br>「那个……乐灼,我今天要去一下学校,导师说这周一要交代一些事……嗯<br>……」<br>「要我开车送你吗,我听说咱们正好一个学校的。」<br>她先是拒绝,但乐灼想爲她做点什麽,反复推诿,她终是答应了,可乐灼明<br>显感觉说到【咱们】这词时,她脸色一僵,他分辨是不快还是不适。<br>---------------------------------<br>-----------------------------------<br>----<br>凌绫诚恳道,「因爲大家包括导师都知道我们家几乎破産了,老宅都抵了出<br>去,所以这样……」<br>「所以那时候才当看不见我吗。」<br>听女子说导师很快就能交代完,乐灼便在研究所楼外等待,沒想到他出来后<br>他挥手女人和旁人一起走远。<br>「对不起。」<br>女人的头从车窗外转向乐灼,面露抱歉与纠结,「刚才你打招唿其实我看到<br>了,但是旁边有別人……」<br>「哦,」乐灼道,他心里不快,暗道自己还是舔狗了,不过想想又能如何,<br>自己还真把那抵债的约定当回事不成,她当作沒看到自己,也不过是不知道怎麽<br>解释,「那你怎麽又直接和我同学说是我未婚妻,我都吓了一跳。」<br>女人紧了紧怀中手包,说,「我回来找你,见你走了,觉得你肯定不高兴了<br>,再者我们也不能这麽一直躲躲闪闪,不如直截了当跟別人说清楚。」<br>「行吧,那不管咱们这种状态会怎麽样,爲了应付別人,先这麽说,可以吗<br>?」<br>女人点了点头,「我沒问题。」<br>「不愧是女博士,」乐灼道,马上又觉得不妥,「我的意思是说你说话做事<br>很有逻辑性,而且很果断,对,对。」<br>那女人咬着唇瞪圆了眼睛,第一次给了他脸色,后又低下了头,沈默了会,<br>才小声说,「女博士怎麽了。」<br>「沒怎麽,沒怎麽!我对女博士沒有偏见!」<br>「……抱歉,我不是质问你。」女人的假面摘下了一会儿,又被她自己戴了<br>回去,这让人甚是不快。<br>「不,确实是我的错,刻板印象不该有,沒想到女博士还有这麽漂亮的。」<br>「所以女博士……」女人话说一半,才意识到乐灼的奉承,脸一下甩向窗外<br>那侧,顺滑青丝扫过了乐灼的脸颊,带着女人羞涩的香,直到回了乐灼那得意的<br>小窝,下了车,那女子的脸还泛着粉。<br>「你,你刚才沒吃饱吧,我这就去做饭。」<br>女人有点不敢看向他,用柔和甚至带着点娇气的语调,向乐灼道着爲人妻妇<br>的话语。<br>乐灼不屑地撇了撇嘴,心中偷乐,看这女人清冷,沒想到是个憨憨,这麽不<br>禁撩。<br>他在身后品味那女人的身形,比例得当,美背挺拔,长腿笔直,纤腰下那屁<br>股虽不似熟妇健美肥臀,也是挺翘曼妙,另人向往她的柔嫩。乐灼想她说话时那<br>种认真劲,配合她如今被迫爲人妻的窘境,那落差让本不热情的乐灼心中生出一<br>股热乎劲,毕竟这可是价值六千万的女人,价值六千万的女博士的逼会是什麽样<br>呢,什麽锦绣花园能那麽金贵,实乃勾人心弦。<br>乐灼矗立在那,展望了会儿未来之美好生活,才慢慢悠悠跨进了家门,却看<br>到女人不解的神情,不,那并非不解,而是微妙的排斥和冷淡,这时他才发现女<br>人拆了她的包裹。<br>她把箱中的大盒提了出来,透明的塑料展窗后,那二次元美女搔首弄姿踢着<br>笔直黑丝长腿的模样是那麽扎眼。<br>「喂喂喂,不要随便拆人家的东西。」<br>「抱歉,刚才在门口,我顺便给拿进来了,我也沒想到……」<br>女人冷冰冰地说,「你还是赶快收好吧。」<br>「我……那个……那个这是误会,对,这是之前那个老鲁的,我只是帮忙代<br>收,学校不方——」<br>乐灼慌张的神情只得到女人的一个白眼,「我对喜欢动漫的人沒有偏见的。<br>」<br>「动漫是什麽啊,那是动画和漫画,而且这是原创的!喂!我真的不是什麽<br>老二次元!对了,有些话要先讲好,有的房间就让我自己收拾,尤其是阁楼……<br>你上楼干嘛!別去阁楼啊!阁楼东西太多,不对,阁楼鬧鬼的!」<br>「你觉得你博士会怕鬼吗?」<br>这倒问倒了乐灼,「……应该不会吧。」<br>「偏见!」<br>女人在楼梯上俯瞰着被发现癖好的乐灼,那纤臂抱胸不语的神情就像在述说<br>着「气 抖 冷」。<br>乐灼想到,这文标题怕不是应改爲《六 千 万 的 女 拳 博 士》。<br>「哼——」<br>女人脸露玩味,清哼一声后,沒有再向上攀去,反而走下楼梯奔向厨房,她<br>的声音也回归了之前的清冷,道,「先吃饭吧。」<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