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br><br>我是一个宅男,彻底的宅男。正是那种所谓的自由业者,每天睡到日上三杆,起床后打开电脑,自 己泡包面,边吃边上网,在泡面的烟雾氤氲中,透过我700度的近视眼镜搜索网上的一些“工作”,比如 XX公司想出新产品,雇枪手炒作,就会在这种画面单调、密密麻麻都是文字的网站上辟出一片地方,弄 个小广告,少则300块,多则500块。<br><br>而这个,就是我吃饭的来源。每周接一两个这种活,在晚上边看小泽的新片,在呻吟声中硬挺着我 的大老二敲出一段段煽动性的文字,在我的兴奋中打下的文章,往往能激起网民的共鸣,至今我已经不 知道炒红了多少新产品、<br><br><br><br>帮一些公司打了多少口水仗了,所以在那个中介的网站,我可是VIP级的人物, 只要我出马,立马就能成交。但是我不贪多,因为我知道,<br><br>创意就像男人的精液,总量是有限的,一下 子用多了再想要就没了。这样我每个月也能有3000多块的收入,在这个小城市里,足够养活自己<br><br>干完了活就到了娱乐时间了,每天超过8个小时,我都游走在各个大的论坛上面,搜集汇总一些新鲜 的消息,然后把A的新闻发到B上面,把B的发到C上面......每天总能整出一堆惊人的爆料,还有娴熟的 PS技术,<br><br><br><br>还有一些独家的黑客软件渠道。在网上,我行不更名的ID——逍遥宅男,是一个符号,一个红 得发紫,紫的发黑的符号。<br><br>作为一个专业宅男加网虫,A片自然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睡觉的时候电脑还在不停地BT 下载中。我500GB的硬盘很快就装满了,光盘也买了十几盒,全部是我刻录的AV。 <br><br>虽然在网络的世界,我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却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 通的宅男。700度的近视眼镜,眼镜后面是因长期熬夜而难以睁开的眼睛,透出一阵阵猥琐的眼神。双颊 因为生活无规律而消瘦无比,鼻梁还算挺,但是配在这副尖尖的脸上,显得额外突兀。 <br><br>因为性格内向,直到我22岁,还没有找到女朋友,陪伴我度过漫长的22年的只有五姑娘和我积累了 上TB的AV女优们的表演<br><br><br><br>又是一年的2月14日,对于成双成对出入的情侣们,这是开炮(第一次打炮的)的好时机,也是老夫 老妻们寻找激情的好时节。但对于我这么一个光棍宅男来说,这确是一年里最痛苦的事情。就连平时能 让我兴奋不已的A片也没办法唤起我的兴趣,我真想一觉睡过这一天。 <br><br>命运之神那老女人真是个久旷的怨妇,自己得不到满足就不让别人舒服,这么点愿望都不满足我,2 月14号这天,<br><br><br><br>我的精神异常地好,竟然破天荒地在早上9点28分睁开了双眼,而且再也睡不着了,我不得 不接受这个残忍的现实。这个凄惨的,没有情人的情人节的阳光好像格外刺眼,推开几天没迈出过的家 门,我有点不习惯门外的阳光,眯了眯我的小眼睛,靸着拖鞋走出了小区。 <br><br><br><br>路上来来往往的MM今天好像特别多,而且一个个看起来好像也比平时水灵,衣服也比平时暴露,可 惜的是...旁边都跟着一位男士。oh,shit!贼老天,为什么不给我一个MM,如果我有一个MM,我会每天 和她一起做爱~做的事,每天不日上三竿不罢休!<br><br> <br><br>想到这里我的大老二在裤裆里又沉不住气了,我决定了,今天我就是买,也要买到一个女人!就不 信了,我的处男生涯就结束不了。我拦住辆计程车,东拐西拐到了几公里外的一个红灯区,左右看看没 人,便推开一家灯光暧昧,一看便是提供特殊服务的娱乐城。<br><br>虽然把我的童子身献给一只鸡,还是售价几百块的鸡,但是不得不承认,做爱的感觉和打手枪真的 没办法比。在我的6寸长的大老二进入那个小姐的下身的时候,她肉洞的柔软温暖,让我这个初哥激动得 立马败下阵来,<br><br>从我颤抖的老二插入她还比较嫩的肉洞开始,它就一直在抖个不停,当我插了10来下的 时候,生理和心灵上双重的刺激,让我舒服得几乎要哭出来,粘稠的精液止不住地向套套里喷射。虽然 戴着安全套感觉有些打折,但这种第一次的感觉让我终身难忘。 <br><br>没有和她再打一炮,我只是想结束我处男这个耻辱的称号,对于没有感情的女人,这种性交除了第 一次之外,实在是没什么快感可言。我丢下买鸡的钱,收拾起衣物准备走人,临出门好像还听见她嘀咕 了一句:<br><br><br><br>原来是个早泄的,这趟生意真划算。我倒,当场落荒而逃...算了,这种女人哪能了解我的心思 ,不跟她一般计较!<br><br>出来已是傍晚了。射精后身子有点虚,一阵微风吹来,我紧了紧上服,准备往家里赶了。 <br><br>抬头看看,太阳已经快下山了,我加快了脚步,边走边等车。<br><br>谁知道半天过去了竟然没看到一辆空的出租车,真是郁闷,算了,离家不远,我就步行回家了。 <br><br>在回家的必经之地上有一个工厂,由于城市规划而搬迁到城郊,留下一个空空的厂房,院墙都很破 旧了。里面常年空空荡荡,与一街之隔的娱乐城的灯红酒绿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br><br>日头更低了,天也有点黑了,我望了望空空的,黑洞洞的厂房,突然想起了《生化危机》的场景, 感觉有点恐怖。打了个寒颤加快了脚步就准备赶快离开。<br><br>正在此时,一阵低低地呜咽声传到我的耳边,我静静站立着,确认没有听错。谁会在里面? <br><br>也许是破处之后的成熟感让我胆子大了点,我强忍着恐惧,慢慢地摸进工厂的院子里。 <br><br>呜咽声就来自厂房里面!我走近厂房,想里面望了望。大门早已被拾荒者卸走,厂房里面就剩下一 些废旧的机器,张着一张张空洞洞的嘴,看着额外心惊,我便欲转身离开,可是眼镜不经意地一瞥,却 看见了令我震惊的一幕。<br><br>一位极其清秀,双眼大大的少女面容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惊呆了,那位得到我童子身的小姐在她面 前只如草芥一般,什么松岛枫、小泽圆的,统统变成了恐龙。如此美丽的一位少女,此时双手被反绑着 ,坐在地上。嘴里塞着一团布,在轻轻地挣扎着,看来是被绑了很久了,已经被折磨掉了力气。<br><br>“英雄救美!”这个名词从我脑袋里蹦了出来。我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麻利地解开了她的束缚, 她虚弱地倒进我的怀里,竟然晕过去了。<br><br>倒,英雄救美,英雄都没说台词呢,美人怎么就晕了。不管了,扛回家再说,嘿嘿,有的是时间慢 慢解释的。我抱着她,感觉她的体重真轻,好像抱着一个小孩子一般,我的手“不小心”地从她的胸前 划过,“意外”地捏了一下,饱满的手感,如同馒头一般,味道好极了~咳咳,咱是正人君子,意外,都 是意外..<br><br><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