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已经过了,明天就要开学了,虽然内心有千万个不愿意,但这已成为事 <br>实了,真是无可奈何! <br>  吃晚餐的时候,从姑妈的谈话中,得知一个从台北来的女老师,今天向我们 <br>租了二楼的我房间隔壁那个表姊房间。 <br>  我想,女老师总是带着一副眼镜的不可侵犯的样子,打从心里就起反感,想 <br>到从前割破姑妈,表姊亵裤的往事又要重演了。 <br>  於是下楼准备给她来个恶作剧,当我走到二楼半的楼梯拐角处,突然听到二 <br>楼水声哗啦啦地响,我想起以前偷窥表姊身体的那道暗门,和浴室的气窗,心中 <br>勾起一种莫名的冲动;因为我想到正在洗澡的,没有别人,就是那个刚搬进来的 <br>女老师。 <br>  我马上从拐角处门上的洞口望进去,一个裎的女体在我视线内一闪而过,我 <br>为了想看得更清楚,轻轻搬了张小椅子凑上窗口,才真正看到了精采,一个年轻 <br>的浪女背对着我,正仔细地洗擦着身子,她轻盈地转了个身,竟长得如此标致迷 <br>人,一丝不挂的身体出现在我的眼前,比表姊美一百倍。 <br>  这时,她一手拿着丝瓜,一手拿着香皂,从玉颈轻轻顺着趐胸抹下去,我望 <br>着她突然挺拔的双峰一时楞住了。 <br>  她的双手同时滑到胸前,却骤然停留在丰满的乳房顶端,捻弄着粉红色的乳 <br>头,看到这里,一股从未有过的兴奋袭击而来,我发觉我裤子里的家伙已经硬得 <br>快要顶破裤子了。 <br>  她标致的脸蛋此时浮起了一层晚霞般的云彩,继而轻声地「啊┅┅啊┅┅」 <br>了数声,我几乎把持不住了。 <br> 她的左手仍停留在上面,捏揉着乳头及乳房四周,右手却渐渐地往下移动, <br>在小复徘徊了一下後,继续往下,当摸到了大腿内侧时,她的呼吸已变得非常急 <br>促∶她的身材仍然是无懈可击,那麽的匀称修长,趐胸和臀部,小的地方小,大 <br>的地方大,纤细的腰和白里透红的柔荑细腻可人,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精彩的 <br>一幕已开始悄悄进行┅┅ <br>  她不禁忍不住自己的爱抚而坐到浴缸边缘,修长的大腿张得好开,我终於看 <br>到她底下的卢山真面目了。 <br>  在乌亮的阴毛里,一蕾像粉红色花瓣的东西,正挂着晶莹的水珠闪烁着,右 <br>手也正摸向内地;她缓缓地躺在浴室的地板上,黑溜溜的秀发散落一地,左手也 <br>向下游移,小腹、大腿、股沟最後她终於用中指抽插起自己迷人的小穴,好个辣 <br>手摧花,丰满浑圆的奶子亦一起一伏地配合着她的肥臀,抖落一地水花。 <br>  我的月也不安份起来,摸起裤裆内那僵硬的东西。 <br>  「啊┅┅呵┅┅嗯┅┅」她胡乱抚摸着,并加速的呻吟起来。 <br>  她愈搞愈快,终於,她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啊┅┅喔┅┅喔喔┅┅ <br>嗯┅┅哼┅┅啊┅┅啊┅┅」而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手指仍插在阴户里,我 <br>也在一刹那间喷了出来┅┅ <br>  稍後她像从睡梦里悠悠转醒,站着用莲蓬头冲了冲身体,并且蹲下来无力地 <br>洗着那个地方。 <br>  我一直看到她用穿过的内裤,擦乾她的小穴,穿上睡袍,才依依不舍的回睡 <br>觉。 <br>  在梦里我一直希望她就是我的老师,她优雅的体态,皎美的面容,高贵的气 <br>质,都出现在我梦里,甚至她在激情时,那充满了春意的表情,也在梦里回肠荡 <br>气。 <br>  开学了,一些「老」师、黄脸婆,纷纷扰扰,叽叽喳喳,喋喋不休┅┅ <br>  国文课一向是我最厌恶的课,因为是个阿匹婆上的,令所有人大出意外的是 <br>今天的国文课竟来了一位貌似天仙的淑女,她的美摄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br>  我仔细瞧她,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就是昨天我偷窥的美娇娘!那个洋溢着 <br>青春、健美的娇娃,我将她从头到尾端详一番,她穿着一件松松的白毛衣,以及 <br>一条长窄裙,睫毛翘翘的,指甲上的蔻丹已经洗去,薄唇上淡紫色的口红,好高 <br>雅的气质,和昨天的她焕然不同。 <br>  「各位同学好,从本学期起,贵班的国文课就由我担任,希望大家和我「配 <br>合」,不论任何疑问。」她挺了挺巍然的胸脯,用手指了指两乳之间,继续说∶ <br>「放心,只要你们开口,老师一定替你们解决。」 <br>  随後她在黑板上写上她的名字∶刘翠莹(流吹淫)。 <br>  回到家一想到昨晚,老二又硬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跑进房间,幻想着我那硬 <br>梆梆的阳具插进她那软绵绵的花蕊。 <br>  正当我想自慰的时候,一阵敲门声音打断了我的好事,我不安的穿上裤子, <br>它仍然鼓鼓的。 <br>  门一开,原来是刚才我所幻想与我作爱的女老师! <br>  她捧着一脸盆刚洗好的衣服,轻轻地问我∶「请问一下,衣服要晾在什麽地 <br>方?」她脸上堆着迷人的笑容。 <br>  我按着下体,讷讷地说∶「我┅┅我的房间┅┅的外边的阳台┅┅那里。」 <br>  「谢谢你!」她点了点头,走上阳台,凉着她贴身的衣物,晚霞透过她薄薄 <br>淡绿的洋装照过来,把她美好的身段描得十分清楚。 <br>  下头快要爆了,看她弯下腰拾起一件奶罩,而臀部透着鹅黄的三角裤,我不 <br>禁泄了出来。 <br>  我几乎每天都找机会,偷窥她洗澡,而她也每天重覆着那种成人游戏,而且 <br>变化多端∶有时她会带一条茄子进浴室,有时用莲蓬头,有时用水管,更有时把 <br>热毛巾卷起来,放进薄薄的小塑胶袋里,旋转插进她那淫淫水水的阴户里,甚至 <br>连用两支┅┅ <br>  我真难想像课堂上的刘老师和浴室里的流翠淫竟会是同一个人!课堂上的她 <br>是那麽娴静雅淑而在浴室中的她却放浪淫荡、风情万种! <br>  我的成绩一落千丈,被打了一顿,我哭着哭着,她进来安慰我,抚摸着我的 <br>背┅┅ <br>  突然觉得好幸,忘了疼痛┅┅ <br>  第二天,母亲请刘老师吃饭,拜托她当我的家教,她亳不犹豫就答应了。我 <br>听到这消息,不知有多高兴,梦里竟真的幻想到和她的大乳房搞,并把精液喷进 <br>她身体的每个洞里。 <br>  大概她认为我不是外人吧,每回家教,她都穿得很少,有时衬衫里竟没有保 <br>护,甚至有一回连内裤都没穿,她挺突的乳头,紧紧的短裙,一坐下来我就开始 <br>心神不宁。 <br>  趁她俯身替我讲解的时候,从领口看她的乳沟,或趁她不注意时,藉着捡东 <br>西,探视她深邃的裙中,记得是校运那天,我较晚回家,一进门就听到了浴室的 <br>水声,我好几天没看了,准备看个过瘾。 <br>  轻轻地凑上去,大出我意外,浴室里竟有两个人,仔细一瞧,真不敢想像, <br>是妈和刘老师;妈的先手由她的颈子滑下,伸进她的胸脯,往奶峰上爬,她媚人 <br>的奶子流出蜜样的乳汁,下部阴道也分泌出滑滑的爱液,泄湿的内裤也渐渐成了 <br>半透明的,令人心怡万分,这时候,她像妈的男伴一样,登堂入室、直捣龙穴, <br>妈竟然没穿内衣,没着内裤,连我都为之一震。 <br>  原来她渴望作爱,正妈先将她们那两对大大的乳头碰头,再把茄子一端插进 <br>自己的,另一端插入她的蛇穴;互相对干了起来,她的奶子倒垂入妈口里,像喂 <br>小孩般地让妈吮舔。 <br>  一阵嘶叫之下,刘老师托着自己尖挺的乳峰、蹲下、坐下,然後与妈反方向 <br>躺着,渐渐加快了呼吸的速度,她张开了大腿,阴门早已喷溢着乳状的淫精。 <br>  妈的那支茄子也搞软了,变成了一支破破的水枪,要掉不掉地垂在妈的嫩穴 <br>里,妈只好把它抖掉,用手指轮流插进她的阴道中,她如鱼得水般地淫笑着,手 <br>指头也爱抚着妈的阴核。 <br>  妈挺住渐渐尖耸的奶头,洞早就变硬、变窄、变得水水的,阴唇变厚。猛地 <br>一阵颤抖,妈呻吟着,淫水泄了一身。 <br>  我注视着她,她洗过澡的香味还在,飘了起来,她出了一些题目给我作,而 <br>她似乎很累的样子,把椅子搬到墙角,拿起一本杂志看着,不难想像她和妈的那 <br>埸战况激烈的运动耗去很多体力,她看着看着就昏昏地靠着墙睡着了,连书掉了 <br>她都不知道。 <br>  我仍然凝视着她的睡态,原本合着的双腿,却因为越睡越熟而微微张开,我 <br>上前细看,原来她连三角裤都没穿上,我想到她和妈的激战,想到第一回看妈作 <br>爱,想到妈漂亮的下体。 <br>  我不禁更走近些,仔细从她双腿间瞧进去,又是第一次和女人阴户这麽近, <br>可以闻到一股香骚。 <br>  那蕾红紫色含苞待放的阴瓣,使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掏出阳具就想顶上去, <br>可是又怕她会叫,只好现学现卖,像妈先前一样,开始抚摸她的小腿,然後轻擦 <br>大腿,再慢慢撩起她的裙子,摸上她的阴户,我的阴茎已经在她的阴门外了,她 <br>仍然熟睡,脸上却透出淫荡的风情。 <br>  我索性不管了,猛地一插,插进她柔软而湿润的阴道,才进一半,她惊呼了 <br>一声,惊醒过来,原来已被我触到了阴蕾,被她一挣,阳具却抖了出来。 <br>  她赶紧抓住我的手∶「你┅┅你┅┅不行这样呀,快松手!┅┅」 <br>  我没有回答,手臂一用力,挣脱了她的玉手,阴茎又滑入那迷人的洞内。 <br>  「不行┅┅你┅┅不行呀,你不能┅┅」 <br>  话还没说完,被我住了口,那春潮泛滥的春穴,更被我插入了深处,她的奶 <br>子也已被我握在手中,我轻揉五指,她玉户中的淫潮顺着我的阴茎流了出来。 <br>  接着她给我脱得一丝不挂,虽然她在抵抗,可是却无法抗拒我有力的手,柔 <br>和的灯光照射下,她那光洁细致毫无斑点的小腹耀眼生辉,那柔丽的曲线,几乎 <br>完美,私处黑而亮的耻毛,两只饱满高挺的玉乳┅┅ <br>  我不顾一切的压了上去,她下体不安的动着,而我的阳具在她後门玉穴上觅 <br>吻。 <br>  「不┅┅不行呀,啊!」 <br>  她已经痛不欲生,可是我的蛇只进去了一半,她的肛门比阴户更紧。 <br>  「啊┅┅啊┅┅别动┅┅轻┅┅轻点┅┅我好痛。」她不再拒绝。 <br>  慢慢的龟头松动了,我的猛的一插,「噗滋」的一声塞进了她温暖的大肠, <br>她痛得哭了出来,我赶紧抽出阳具,反身向她水水的干进去。 <br>  此时龟头又被她紧紧的玉户包住,碰得她花心发麻,一阵未有过的快感,由 <br>我这里传进她的玉体。 <br>  她破啼为笑了,泪水还闪烁着,轻声的说∶「我还要┅┅你的大鸡巴┅┅给 <br>我吧!」 <br>  「不是不要吗,我还是抽出来吧!」 <br>  「啊┅┅不行┅┅难过死了┅┅我要!」 <br>  我一阵兴奋的冲刺,玉柱碰触到她的阴户底部最敏感的地方,插得她欲仙欲 <br>死、阴精直冒、花心抖颤,淫水一阵阵的外流,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br>  啊!女人的阴户原来是这般柔软且湿润呀!那种感觉太好了。 <br>  在两人一番轰轰烈烈的混战之後,她和我都昏昏沉沉地睡了,十二点钟声响 <br>起,她正准备趁我熟睡的时候离开,慌张之下竟忘了她原来的裙子里没穿,还猛 <br>在我房里找内裤,不找还好,一阵乱翻之下,我多年来珍藏的宝贝都出笼了。 <br>  纯蚕丝贴心裤、蕾丝金线奶罩、蝉翼缎泄薄内裤、比基尼印花三角裤、中空 <br>纯绵白内裤、黑绒毛织防水裤片、她还发现了十多本阁楼杂志和花花公子。引起 <br>她的女人欲,她一一试穿,而我也醒了,眯着眼睛偷看着┅┅ <br>  她撩起自己的裙子,像在浴室里一样。 <br>  正在她自慰的当时,妈从外头闯了进来,看见她那种媚态,和躺在床上假寐 <br>的儿子,妈认为是刘老师在勾引我,引起了妈满腔的怒火,而老师也吃了一惊, <br>正想解释,妈却一只手抓住她,她防备不及,让妈摔在地上,妈边骂边脱她的衣 <br>服,原来那些都是妈从前的内衣裤,被我藏在房里。 <br>  妈一语不发,过来就要给我一巴掌,我也气了,一抱住妈就不放了。 <br>  我一手撩起妈的裙子,一手拦妈的胸脯,像刚才搞刘老师一样,剥下妈那软 <br>绵绵的三角裤,扶着阳具就往里顶。 <br>  妈惊慌得说∶「啊!你┅┅我┅┅我┅┅你怎敢干我,我是你妈呀!」 <br>  我想反正也完了,乾脆一不作、二不休,妈被我这又猛又凶的态度吓坏了, <br>直喊不相信。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股精水喷了进去,又黏又湿地充满了妈的小。 <br>  大概是太久没有叫床了,妈在我泄进她穴里的同时,想到过去曾经被她继父 <br>强奸,现在又被自己儿子交构,也就不在拘束於时空之下了,妈扮演着王昭君和 <br>查泰莱。 <br>  约有二十分钟吧,我们一句话也没说,我的阴茎一直停在妈的嫩穴里,彼此 <br>猜测着对方,我想松手了,因为妈几乎是被我抱着干的,我试着使妈面对着我。 <br>  没想到妈一回头,却映着红得像柿子的脸,我的鸡鸡又硬了起来,妈把头别 <br>过去,好像又没生气了,连耳根都红了,我再往下看,乳头挺了起来,阴阜也红 <br>肿肿的,我试探性地捻着她的奶头,而轻轻挺动屁股开始抽插。 <br>  妈忍不住地闷声叫着∶「嗯┅┅嗯┅┅」放弃了所有的道德规范淫荡起来∶ <br>「啊,从来没有┅┅这麽舒服哦!太好了┅┅」 <br>  妈开始扭动她的下体∶「没想到,我眼里的孩子,是┅┅啊┅┅啊┅┅懂的 <br>这麽多┅┅」 <br>  并渐渐配合我的动作,我一想,妈已经浪起来了,就更猛力地冲,感觉像触 <br>电一般,我们都出来了,而且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br>  结合之中,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娶妈和老师为妻! <br>  刘翠莹(流吹淫)老师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儿子 <br>和母亲作爱。她手按住阴部,神色紧张,妈仍以双腿勾住我的屁股,用最紧的压 <br>力挤出我的精液。 <br>  我见到刘老师星眸微张,舌头抵在上排牙齿上,来回地舐着樱唇,轻哼着∶ <br>「哦┅┅嗯┅┅」 <br>  知道她也忍不住欲火中烧的煎熬了,於是细声问妈(假装尊重她)∶「可不 <br>可以和老师┅┅可不可以叫老师也到床上一起玩?」 <br>  妈无力地点点头,我太高兴了,一个挺身把阴茎抽出,走向刘老师跟她更无 <br>力地说着∶「好,好痒,呼┅┅舒服死了!我快丢了,快干我!快┅┅快┅┅」 <br>  我的阳具终於插进刘翠莹老师的阴户里去了,这时妈冷冷地住在她头上,又 <br>令她舔妈的,而我一面挤搓老师的,一面和妈热吻着,妈的口水都是甜的,我用 <br>力吸吮着,抽插着┅┅ <br>  老师开始叫春,妈的淫水流得她满脸都是,她的哼叫越来越急,也越迷糊, <br>竟也叫起妈来了,「妈呀,快干,干┅┅干┅┅干死我吧!」 <br>她突然用尽全力以双腿夹紧我全速扭动,舔得妈也开始鬼叫了,吻的更加紧 <br>密,她底下的东西,在深处,急速地一缩一放,而我就在这般极度的刺激下,将 <br>我的精虫射向这女人阴蕊的深处,我们三个同时进入了高潮也同时静止下来,我 <br>趴在她和妈的阴阜之间又沉沉睡去,好爽!好爽!